最新消息

1
二月
環球不確定因素越多 中國越要加速經濟發展

2023年的农历新年还没过完,一些引入瞩目的新闻已经为2023年的世界形势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在俄乌战场上,看来冲突加剧的可能性在上升。在西方多次协调的努力下,近日,美国和德国都已经同意向乌军提供先进坦克。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德国将进一步增加对乌克兰的军事支援,决定向乌克兰提供「豹2」主战坦克,德国政府发言人表示,作为第一步,德国将从联邦国防军库存中提供一个连的「豹2 A6」主战坦克,共计14辆。其他欧洲国家也将向乌克兰提供「豹2」主战坦克。与此同时,拜登政府也一改此前数月坚持的论点,即「乌军很难满足美制M1主战坦克的操作和维护要求」,转而宣布美国将向乌克兰提供31辆M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

 

看起来,经过前段时间因为欧洲受俄乌冲突拖累过大而导致的西方内部龃龉已经初步得到解决,西方再次打定主意要支持乌克兰将战争打下去,用先进的主战坦克武装乌军已经有点突破了防御性武器的界限,下一步会否升级到先进的飞机、长程导弹等进攻性武器并不确定,从武器逐步升级的趋势看,今年俄乌局势缓和的可能性在下降,进一步升级的可能性在上升,需要高度警惕俄乌冲突向失控方向发展。

 

南美正建立共同货币

 

在南美,巴西和阿根廷正着手准备建立「共同货币」。据媒体报导,巴西总统卢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1月23日表示,巴西和阿根廷正在研究建立一种共同货币,用于两国之间的贸易,以减少对美元的依赖。他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赛勒斯与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一起对记者说:「这就是将要发生的事情。」

 

南美一向是美国的后院,是美元的天然势力范围,现在南美的两大经济体共同合作试图摆脱美元影响,本质是对美国金融霸权的反抗。如果连美国的近邻都试图摆脱美元霸权,说明美国建基于美元霸权之上的金融帝国的基础正在动摇,这是美国难以接受的。因此,这种反抗行为大概率会引来霸权的反击和无情镇压,增加世界的混乱。

 

全球局势并不太平

 

在中美之间,美国打压中国科技发展的行动仍在加强,据媒体报导,有知情人透露说,美国与荷兰官员上周五(1月27日)晚些时候在华盛顿特区达成协议,对出口到中国的先进晶片技术实施新的出口限制,日本之前也已经发出信号,愿意加入美国的行动。不过由于日本与荷兰需要在国内完善相关法律,所以,预计到开始执行新限制政策可能还要数月时间。

 

台海局势也可能进一步紧张,据华盛顿《酒杯新闻》(Punchbowl News)引述知情官员的消息说,美国国会众议院新任共和党籍议长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计划于今年春天访问台湾,美国国防部已经开始为这次出访进行安全和后勤方面的准备。

 

另一方面,据全国广播公司(NBC)报导,美国空军机动后勤司令部司令迈克·米尼汉(Mike Minihan)上将1月27日签发给司令部所有空中联队指挥官和其他空军作战指挥官一份备忘录,命令他们在2月28日之前向米尼汉报告所有准备与中国作战的主要工作。米尼汉在备忘录中说:「希望我是错的。但直觉告诉我,2025年将发生战斗。」

 

虽然新年以来内地与香港股市都表现得相当正面,但在全球层面上,从欧洲、南美到台海都存在可能诱发全球局势陷入混乱的热点问题,这些问题在2023年刚开头就相继出现,预示着2023年全球局势很可能不太平。

 

中国推动经济发展是关键

 

周边局势可能不太平,中国内部也存在一些不利经济发展的因素,比较突出的就是部分民营企业、富裕阶层对经济发展信心不足,对国家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半信半疑。在这种心态影响下,部分民营企业主选择躺平观望,部分考虑移民、将资产转移至境外。

 

在当前这种外部不确定性因素较多,内部部分人对未来信心不足的形势下,怎么做才能够克服不利因素、化不利为有利、让中国成为世界的希望之地,关键可能就在于能否推动经济的快速恢复和发展。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3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将经历艰难的一年,美国、欧洲都将在通胀和衰退的漩涡中饱受煎熬。如果中国经济可以在其它经济体困难的情况下,加快发展,为内外资本提供优良的投资盈利环境,成为全球经济低迷中的一片绿洲,无疑将用事实粉碎那些对中国经济悲观、不信任的观点,打破那些对中国敌视者制造的谎言,成为事实上的全球最佳投资地,吸引内外资本的流入。

 

对于那些对中国前景信心不足的内外资本,特别是那些受西方制造的虚假舆论蛊惑者,口头的宣传说得再多也未必能起多大作用,说1000遍自己好,不如用事实证明自己好,因为语言的力量总是有限,事实的力量才是无穷。把中国经济刺激起来,把资本市场活跃起来,让参与中国经济的投资者能得到更佳的投资回报,让那些弃中国而去的资本因为获利不佳而后悔,这样做,才是真正增加中国经济的吸引力,才是让人心悦诚服地王道,才能在中美博弈中占据有利的位置。

 

对中国来说,2023年周边环境可能有较多的挑战,中国应该保持定力,不为外界的风浪所牵动,聚精会神集中经济发展。外界越混乱,中国越稳定、经济越发展,才越能显示中国的吸引力和优势所在,才是抵抗各种外来恶意攻击的最好防御;对于内部一些人的信心不足,同样要用发展的事实来说服他们,用发展的事实证明他们的信心不足是错误的,只会减少他们自己投资获利的机会,损害他们自身的利益。

 

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发展定为今年工作的第一要务,抓住了中国内外矛盾的牛鼻子,接下来,只要中央政府强有力的刺激经济政策尽快推出落地,今年中国经济的快速恢复就有了基本保障,为资本市场的乐观预期奠定坚实基础。

31
一月
世界混亂加劇 華搞好經濟才是王道

兔年伊始,港股紅盤高掛,內地消費市場人頭湧湧,很有復甦氣象,特區官員對香港經濟在兔年的表現,也有樂觀展望,如果僅看內地與香港市場,兔年前景似乎頗為正面。不過,如果把眼光放到全世界,世界卻不那麼太平,甚至一定程度可以說,有些亂世的徵兆。

 

美歐軍援增 俄烏局勢料升級

 

元宵還沒過,一些引人矚目的新聞,已為2023年的世界形勢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在俄烏戰場上,看來衝突加劇的可能性在上升,在多次協調的努力下,近日美國和德國都已經同意,向烏軍提供先進坦克。

 

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表示,德國將進一步增加對烏克蘭的軍事支持,決定向烏克蘭提供「豹2」(Leopard 2)主戰坦克。

 

德國政府發言人表示,作為第一步,德國將從聯邦國防軍庫存中提供14輛「豹2 A6」主戰坦克,其他歐洲國家也將向烏克蘭提供「豹2」主戰坦克。與此同時,拜登政府也一改此前數月堅持的論點,即「烏軍很難滿足美製M1主戰坦克的操作和維護要求」,轉而宣布將向烏克蘭提供31輛M1主戰坦克(M1 Abrams)。

 

看起來,經過前段時間,因歐洲受俄烏衝突拖累過大,而導致的美西方內部齟齬,已經初步得到解決,美西方再次打定主意要支持烏克蘭,將戰爭打下去,用先進的主戰坦克武裝烏軍,已經有點突破了防禦性武器的界限,下一步會否升級到先進的飛機、長程導彈等進攻性武器並不確定。從武器逐步升級的趨勢看,今年俄烏局勢緩和的可能性在下降、進一步升級的可能性在上升,需要高度警惕俄烏戰爭向失控方向發展。

 

巴阿擬建共同貨幣 抗美元霸權

 

在南美,巴西和阿根廷正着手準備建立「共同貨幣」。據媒體報道,巴西總統盧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上周表示,巴西和阿根廷正在研究建立一種共同貨幣,用於兩國之間的貿易,以減少對美元的依賴。他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與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一起對記者說:「這就是將要發生的事情。」

 

南美一向是美國的後院,是美元的天然勢力範圍,現在南美的兩大經濟體共同合作,試圖擺脫美元影響,本質上是對美國金融霸權的反抗。如果連美國的近鄰都試圖擺脫美元霸權,說明美國建基於美元霸權之上的金融帝國之基礎正在動搖,這是美國難以接受的,因此這種反抗行為,大概率會引來霸權的反擊和無情鎮壓,增加世界的混亂。

 

在中美之間,美國打壓中國科技發展的行動仍在加強,據媒體報道,有知情人士透露,美國與荷蘭官員上周五(27日)在華盛頓特區達成協議,對出口到中國的先進芯片技術實施新的出口限制,而日本之前也已經發出訊號,願意加入美國的封鎖行動;不過由於日本與荷蘭需要在國內完善相關法律,所以預計到開始執行可能還要數月時間。

 

台海局勢也可能進一步緊張,據華盛頓《酒杯新聞》(Punchbowl News)引述知情官員消息,美國國會眾議院新任共和黨籍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計劃於今年春天訪問台灣,美國國防部已經開始為這次出訪進行安全和後勤方面的準備。

另一方面,據全國廣播公司(NBC)報道,美國空軍機動後勤司令部司令米尼漢(Mike Minihan)上將於上周五簽發給司令部所有空中聯隊指揮官和其他空軍作戰指揮官一份備忘錄,命令他們在下月28日之前,報告所有準備與中國作戰的主要工作。米尼漢在備忘錄中說:「希望我是錯的。但直覺告訴我,2025年將發生戰鬥。」

 

雖然2023年中國從上到下都希望將精力集中在振興經濟上,但在全球層面上觀察,從歐洲、南美到台海,都存在可能誘發全球局勢陷入混亂的熱點問題,這些問題在2023年剛開頭就相繼浮現,預示着2023年全球局勢很可能不太平。

 

外圍局勢可能不太平,中國內部也存在一些不利經濟發展的因素,比較突出的就是部分民營企業、富裕階層,對經濟發展信心不足,對國家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半信半疑。在這種心態影響下,部分民營企業主選擇躺平觀望,部分考慮移民、將資產轉移至境外。

 

在當前這種外部不確定性因素較多、內部部分人對未來信心不足的形勢下,怎麼做才能夠克服不利因素、化不利為有利,讓中國成為世界的希望之地,關鍵可能就在於能否推動經濟的快速恢復和發展。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2023年全球主要經濟體都將經歷艱難的一年,美國、歐洲都將在通脹和衰退的漩渦中飽受煎熬。如果中國經濟可以在其他經濟體困難的情況下,不受外界干擾加快發展,為內外資本提供優良的投資盈利環境,成為全球經濟低迷中的一片綠洲,無疑將用事實粉碎那些對中國經濟悲觀、不信任的觀點,打破那些對中國敵視者製造的謊言,成為事實上的全球最佳投資地,吸引內外資本的流入。

 

對於那些對中國前景信心不足的內外資本,特別是那些受美西方製造的虛假輿論蠱惑者,口頭的宣傳說得再多,也未必能起多大作用,說千遍自己好,不如用事實證明自己好,因為語言的力量總是有限,事實的力量才是無窮。把中國經濟刺激起來,把資本市場活躍起來,讓參與中國經濟的投資者能得到更佳的投資回報,讓那些棄中國而去的資本因為獲利不佳而後悔,如此才是真正增加中國經濟的吸引力、才是讓人心悅誠服的王道、才能在中美博弈中佔據有利的位置。

 

外圍挑戰多 中國保定力拓經濟

 

對中國來說,2023年外圍環境可能有較多的挑戰,中國應該保持定力,不為外界的風浪所牽動,聚精會神集中經濟發展。外界愈混亂,中國愈穩定、經濟愈發展,才愈能顯示中國的吸引力和優勢所在,才是抵抗各種外來惡意攻擊的最好防禦;對於內部一些人的信心不足,同樣要用發展的事實來說服他們,用發展的事實證明,他們的信心不足是錯誤的,只會減少他們自己投資獲利的機會,損害他們自身利益。

 

總之,2023年中國經濟雖然面對諸多的內外不確定因素,但只要抓住推動經濟快速發展的牛鼻子,就可能化不利為有利、將風險變成機遇,取得更大的成績。

18
一月
高息持續和地緣政治風險須留意

隨著近期美國通脹數據回落,市場普遍預期今年年中美聯儲有機會結束加息週期轉而減息以支持疲弱的經濟,12月的通脹數據公佈後,由於CPI按年上升6.5%,為自2022年年中達到峰值以來連續第六個月放緩(前值7.1%),符合市場預期,美匯指數大跌,日圓大升,黃金大升,美股轉強。

 

美國通脹有望上半年見頂,從近月公佈的通脹數據變化看,可能性較高,加息令經濟承受壓力,不少大企業紛紛裁員,不過總體就業市場表現仍然良好,說明即使通脹見頂,回落速度也未必很快。

 

美聯儲政策空間將受很大限制

 

市場預期美國可能在二季度陷入溫和衰退,也有些專家認為美國可能可以避過衰退實現軟著陸,不過不論是否衰退,美國經濟走弱基本可以肯定。於是,在通脹見頂,經濟放緩的的條件下,放鬆銀根刺激經濟似乎具備了相當的邏輯合理性。事實上,近日對美國貨幣政策轉向的炒作,依據的正是這個邏輯。

 

不過,在目前美國面臨的多重限制下,這個邏輯沒有考慮美國自身的資金平衡壓力,因此可能不夠完整,也就未必可以正確預判未來美國貨幣政策的可能動向。

 

與過去不同,當前的美國其實吸引全球資金的能力有明顯下降。過去美國各方面情況較好時,美國吸引全球資金的能力相當強,通常美國一進入加息週期,美匯指數就會有較大升幅,但本輪美國加息週期,去年美國已經累計加息了425個基點,幅度不可謂不大,但美匯指數(截至1月13日)僅上漲約13%,力度明顯弱於之前的加息週期。美國吸引資金的能力下降,所導致的其中一個後果,就是不再能夠毫無顧忌地進行政策轉向,因為去年以來,美國國債市場的流動性已經大幅下降,如果減息導致資金進一步流出的話,將危及國債市場的正常運轉,帶來巨大風險。

 

從資金平衡的角度看,目前美債的大買家中國、日本都在持續減持美債,俄羅斯已經將美債清零,世界上相當多國家都在考慮一定程度去美元化以降低外匯風險,這個減持美債的趨勢反過來要求美國必須增加美元資產的吸引力,否則,一方面是美國的國債越發越多,另一方面是美債的買家越來越少,美債市場的崩潰就很難避免。

 

增強美元的吸引力簡單來說有兩個辦法,一是令美元資產較其他主要競爭對手的資產有較高的回報率,最簡單就是加息、保持較高息率,例如美國國債回報率高於中國國債就容易吸引中國資金流入美國。或者是令經濟保持較高增長,較高的經濟增長一般代表較高的投資回報,可以吸引資金流入;二是發揮美元避險作用,當世界各地出現動亂、危機甚至戰爭的時候,一般資金會流入美元避險,對美國吸引資金有利。

 

在目前情況下,由於美國經濟大概率進入停滯期,經濟上對國際資金的吸引力下降,因此吸引國際資金將主要依靠美國加息後產生的較高利息回報,在美債購買資金已經不足的現實下,維持較高的息率,保持美元資產對其他資產的相對高回報,是保持美元資產吸引力的重要一步。

 

因此,即使美國通脹見頂、經濟放緩,但是考慮到保持對全球資金吸引力的需要,美聯儲恐怕未必願意很快將政策轉向降息,更大的可能是維持高利率一段時間,觀察資金流動情況,觀察美債市場是否處於危險狀態,之後再視情況確定是否可以調整政策。

 

假定受去美元化影響,美國國債市場在未來某個時候出現買家顯著不足、國債市場流動性惡化的困難場景,需要美聯儲再度QE入市買債干預、以避免美債市場崩潰的話,考慮到較高的通脹和吸引國際資金的需要,美聯儲QE的同時,可能會仍然保持較高利率。

 

綜上所述,由於全球去美元化趨勢的發展,美元資產的吸引力下降,可能迫使美國保持較高的利息環境以吸引全球資金,即使美國經濟放緩或者衰退,美聯儲都很難像以前一樣很快降息以刺激經濟,美聯儲的政策空間將受到很大限制。如果美國國債市場出現風險,美聯儲需要再度QE救助的話,這個新QE大概率也與之前的老QE不同,將會是一個高利率而不是低利率環境下的變種QE。

 

地緣政治風險程度有較大不確定性

 

地緣政治風險是另一個增強美元吸引力的方法,從目前形勢看,朝鮮半島、俄烏戰事和台海方向,風險都有升溫的可能。俄烏戰事方面,近期北約與俄羅斯都在加大對於俄烏戰事的投入,戰爭有升級的風險。朝鮮半島方面,最近韓國總統尹錫悅(Yoon Suk-yeol)表示,如果來自朝鮮的威脅加劇,該國可能會自主發展核武器或請求美國重新在朝鮮半島部署核武器,這是韓國領導人在數十年來首次提出這一可能性,預示半島局勢可能惡化。台海方面,美國新當選的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早就揚言當選議長後將會率團訪問台灣,一旦成行,必定會加劇台海緊張局勢。

 

如果在經濟邏輯之外增加一個美國金融循環的角度,大致可以看到,為保持美元吸引力,指望美國在年中就因為經濟放緩而減息的可能性不大。由於地緣政治存在升溫的可能,美匯指數也可能再度走強,未必會因減息預期而持續走弱。即使通脹見頂,美聯儲今年將利息維持高位的可能性依然較大。

 

對港股來說,如果中國經濟強勁復甦,美國利息維持高位帶來的負面衝擊有限,不過地緣政治風險升溫帶來的風險則要小心,風險程度也有較大不確定性。

11
一月
2023年港股展望樂觀

進入2023年,港股大幅上漲,為2023年的表現開了個好頭。

 

去年內地20大開過之後,確立了新的領導班子,表現出了促進經濟發展的強烈願望。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是每年級別最高的有關來年經濟工作的重要會議,基本確立了2023年中國經濟發展的基調。

 

其中最令市場興奮的內容,是明確了「發展」是政府今年工作的中心,這個明確表述針對性地澄清了前段時間金融市場以及社會各方面對於中國政府發展方針的一些錯誤認識,例如「共同富裕」就是劫富濟貧,政府要打壓民企,政府要重搞計劃經濟等,這些錯誤認識極大地混亂了投資者思想,令投資者不敢投資,對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疑慮重重。

 

明確了「發展是党執政興國第一要務」,也就明確了政府需要動員各種力量促進經濟發展,也就是說,對於促進發展有益的各種力量,政府不光不會打壓,反而會大力予以支持。民營企業作為一個貢獻了50%以上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的巨大板塊,對中國經濟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政府一定會在「發展」的旗幟下予以大力支持。

 

對於去年以來阻礙經濟復蘇的幾塊明顯短板如消費、房地產、平台經濟等,中央都予以了重點關注,預計2023年這幾塊短板都將有顯著好轉,推動經濟走出強勁復蘇。

 

新班子多方發力超市場預期

 

從新班子去年10月底形成到現在,不過兩個多月的時間,已經在刺激經濟的多個方面發力,部分政策的力度超出市場預期,相當有力。

 

比如過去幾年困擾經濟的疫情防控,政府放鬆防控政策的速度和力度均超預期,按現在的進展速度,如果沒有太大的意外,預計內地將在今年一季度恢復正常生活,基本擺脫疫情的負面影響,大大有助於經濟恢復。

 

對於去年拖累經濟的主要環節房地產,至今已經有多項政策密集出台,大幅緩解了內房企業的融資困難,市場信心開始有所好轉,不過,目前的政策主要集中在支援房地產企業融資方面,對於房地產需求的著墨不多,房地產銷售尚未見明顯好轉,如果未來政策在刺激需求、或者改善供求方面有重大發力,房地產危機有望基本過去,房地產行業不光不會拖累經濟,反而會共同推動今年經濟增長。

 

平台企業去年在資本市場表現不佳,不過近兩個月來,同樣看到政策支持的力度明顯增加。一方面,對平台企業的監管變成日常化監管,強監管已經過去;另一方面,中央定調平台企業要引領經濟發展,賦予了平台企業在經濟發展中的領導性角色,大國企紛紛與平台企業合作,暫停多時的遊戲恢復審批,螞蟻集團引入國資等,都說明平台企業已經再次進入發展軌道。

 

消費方面雖然暫時未見重大支持政策出台,不過中央既然已經將刺激消費確定為今年經濟發展的首要工作,後續一定會有相應的支持政策,今年消費的全面好轉值得期待。另外,由於2023年美西方經濟有較大可能陷入衰退或者在衰退的邊緣徘徊,外部需求下降將壓抑中國的出口,也需要靠增加內需消費化解壓力。

 

總結起來,在消除防疫措施對經濟影響,基本化解房地產風險,平台經濟恢復增長,內需消費強力反彈的情況下,中國經濟出現強勁增長的可能性非常大,為金融市場的良好表現奠定基礎。

 

中國經濟強勁復蘇機會較大

 

周邊方面,美國繼續加息是中國經濟的其中一個影響因素。不過,美國繼續加息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有限。主要因為即使按最鷹派的估計,美國未來繼續加息的空間也不大,據去年12月的議息結果,官員預測今年的利率中值為5.1厘,較目前利率高不足1厘,不會對內地與香港資金流向產生重大影響,不過高利率維持的時間可能較預期長。

 

考慮到2023年中國經濟大概率會較其他國家更為強勁,對國際資金的吸引力較強,如果美國高息時間維持較長的話,估計對其他國家資金的影響會較大。

 

中國面對的主要風險更可能來自於中美博弈和世界的不穩定,台海、南海、朝鮮半島都是中國可能的風險點,不過暫時來看,風險都處於可控程度。從中國的態度看,中國暫時對美台在台海的挑釁、踩紅線行動持克制態度,台海不至於爆發嚴重衝突。即使美國再次夥同台灣進行挑釁,結果大概率與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竄訪台灣類似,解放軍會以更貼近台灣的軍事演習來應對,只要台灣和美國不敢打,軍事衝突的機會不大。南海方面,目前菲律賓和越南都與中國關係不錯,美國不易找到一個挑釁代理人。朝鮮半島由於韓國懼怕戰爭,美國即使有心製造熱點,演變成重大風險的機會也有限。

 

中東和科索沃雖然也有可能出現較大風險,不過這兩個地方畢竟離開中國較遠,即使出問題對中國也屬於間接影響,對周邊國家的影響可能更大。

 

綜上所述,2023年中國經濟強勁復蘇的機會較大,周邊的風險大致可控,有利於金融市場走出良好表現。如果同時美西方經濟陷入衰退或者停滯,中外經濟表現的差異將會大大增強內地和香港金融市場對外資的吸引力,有可能吸引外資大規模回流。雖然近兩個月,港股已經累積了頗大升幅,不過從估值角度看,仍處於偏低位置,而且經濟增長帶來的盈利增長可能會進一步增加估值的吸引力,如果估值便宜、經濟增長強勁和資金大量流入同時發生,香港股市極可能會有超預期表現。

5
一月
香港經濟增長有隱憂 需加強發展動力

香港2022年的經濟增長較為疲弱,從年初財政司預測的2%至3.5%,跌倒去年11月預測的收縮3.2%,下跌幅度相當驚人。

反觀與中國香港經濟聯繫較為緊密的內地與美國經濟表現,中國2022年預計經濟增長3%左右,雖也低於年初確定的約5.5%的增長目標,但跌幅不算太大;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去年10月的預測,美國2022年的經濟增長為1.6%,同樣低於年初預測,但二者均好於中國香港。展望2023年,市場主流傾向認為中國經濟將有較強勁增長,普遍預測經濟增速接近或高於5%;美國的經濟增長則較為疲弱,市場普遍預測經濟增速約在衰退和1%增長之間。

將2022年中國香港的經濟表現與中國和美國的經濟表現放在一起對比,可以看到香港是其中表現最差的,這個遠低於預期的實際經濟表現凸顯了香港現在面臨的結構性弱點。

 

面臨新形勢下定位問題

市場很多評論香港經濟表現未如預期的意見認為,2022年香港經濟主要是受未能與內地通關影響,只要恢復與內地通關,香港經濟就可以快速恢復。這個意見當然有一定道理,不過未能與內地通關的背後,成因其實並不簡單。

中國香港在疫情防控上出現的兩難,正正折射出香港在新形勢下定位轉變的困難。回歸後曾經有相當長一段時間,西方對中國的策略以接觸合作為主、遏制為輔,彼時中國香港可以利用對西方較為熟悉的優勢,既享受內地開放的好處,又享受外資積極來港的好處。不過隨著美國對中國的博弈策略改為以遏制為主、合作為輔,美西方開始取消中國香港的特殊地位,將中國香港變為中美博弈的前線,中國香港受到的惡意打壓明顯增加。

面對這個西方惡意打壓明顯增加的新形勢,中國香港面臨著新形勢下如何定位的問題。想繼續吃兩家茶禮明顯行不通了,西方現在不僅是不給茶禮,還想把以前給的也拿回去,例如引導資金棄港向美等,所以繼續以往跟隨美西方發展的路線已不可行。另一方面,由於過去的舊思想影響,很多人可能還在希望中國香港可以回到從前那種左右逢源的狀態,因此對與內地加快融合又顧慮重重,於是就像疫情防控中兩頭不到岸的情況一樣,經濟上中國香港同樣存在兩頭不到岸的情況。 2022年中國香港經濟增速既低於內地又低於美國,恐怕就是這種經濟上兩頭不到岸狀況的具體表現。

 

出口大幅下跌 去年11月出口下跌24.1%

2022年香港經濟發展中最讓人意外的,要算出口的大幅下跌,香港的出口自5月開始同比持續下跌,而且越跌越狠,11月出口下跌24.1%,遠超市場預期的下跌16.2%,創68年半的最大跌幅。由於香港的進出口主要與對內地的轉口有關,如果內地的進出口保持大致同比例下跌,那就說明香港的出口不景氣主要受環球市場不景氣的影響,不是本身問題。

但是,內地11月的出口同比僅下跌8.9%,進口僅下跌10.6%,下跌幅度不足香港出口跌幅的一半。所以,用內地或者全球經濟放緩的理由無法很好解釋香港出口的大幅下跌。那麼,香港11月出口的大跌又是否單一月份的偶然情況呢?從今年的逐月表現看,顯然也不是,因為內地進出口是從10月才開始小幅負增長,而香港的出口已經連續跌了7個月。

還有一種意見認為,香港的進出口表現較差是受不能與內地通關影響,只要恢復通關、跨境貨物可以自由流動,進出口就可以快速恢復。但是,2021年香港也沒有與內地通關,不過2021年香港的進出口增長就與內地接近,2021年香港進口同比增長24.3%,出口增長26.3%,與內地的出口增長29.9%(美元計),進口增長30.1%(美元計)相比,基本同步。

如果香港的進出口大跌與通關和經濟放緩等外部因素相關性不太高的話,還可能有一個對香港較為不利的假說,就是在疫情影響下,部分內地的進出口可能形成了新的路徑,不再需要利用香港做轉口,對香港的進出口行業構成長期的不利影響。

 

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加強與灣區交流

按照政府統計,香港的四大支柱行業裡,貿易和物流是香港最重要的行業,2021年貢獻了香港GDP的23.7%,僱用了超過60萬僱員,佔總就業人口的16.5%;與之關聯度較高的專業及工商支援服務行業則貢獻了香港GDP的11.4%,僱用了佔總就業人口15.5%的僱員。一旦對貿易影響最大的內地轉口業務長遠減少,必將導致貿易及物流行業以及相關的工商支援行業不景氣及僱用的員工下降,對香港的經濟和就業都將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香港可能面對的最不利前景是,一方面被美西方打壓,令傳統熟悉西方的優勢基本消失;一方面又無法迅速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在拖延中被內地形成新的發展路徑所替代,這樣一來,香港就會被逐步邊緣化,喪失發展的大好機遇。

面對可能的不利局面,香港只有下定決心,快速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在大灣區產業鏈中佔據一個重要位置,才能重拾發展動力。而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關鍵步驟,就是迅速發展北部都會區,通過加強北都與大灣區人財物的交流逐步實現與大灣區的融合。

隨著環境的變化,香港舊的發展動力已經面臨各種問題,無法很好地推動香港發展,如果香港不能迅速取得新的發展動力,香港的未來發展就存在較大隱憂。

30
十二月
解決內房危機 加速經濟發展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吹響了以發展為中心,推動經濟快速恢復的號角,金融市場目前對2023年的內地經濟表現普遍較為樂觀,但是,內地經濟的快速恢復需要房地產市場的改善為基礎,不解決房地產持續低迷的問題,內地經濟快速恢復的道路恐怕會遇到阻礙。

 

到目前為止,從中央到地方出台的支持房地產業的政策已經相當多,中央層面有降息、大力協助內房企業融資的各項政策,地方層面則有從放鬆購房限制、降低買房首付比例、甚至直接資助買房等五花八門的政策,不過如果看最近的房地產銷售資料,這些政策的效果都不明顯,據統計,11月內地房地產銷售金額同比下降25.5%,如果單看前100大開發商的

銷售額,情況更加惡劣,同比大跌42.6%,完全未見銷售好轉的跡象。

 

房地產對刺激政策反應不大,一定程度上佐證了內地房地產行業可能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面臨與過去完全不同市場環境的客觀現實。

 

行業步入新發展階段

 

簡單來說,現在內地房地產行業有三個較重要的影響因素已經與過去不同:

 

首先是人口。據統計,內地的人口增長已經到達拐點,2021年人口淨增長僅48萬人,預計今年(2022年)人口將出現絕對負增長,結束了內地人口長期增長的歷史。對房地產而言,最重要的人口增長紅利已經消失;

 

其次是城市化率。目前內地的城市化率已經到達約65%,走過了快速增長階段,未來城市化率將較為緩慢的上升,帶給房地產業發展的動力下降;

 

第三是隨着經濟環境變化。投資性需求基本消失,市場以剛需和改善性住房需求為主。而投資性住房需求的消失,直接造成房地產需求不足。

 

在一個缺乏投資性需求、人口增長趨向下降的市場裏,對房地產的需求肯定不能用尚處增長階段的舊思維模式研判,也不應幻想房地產需求可以回到從前。實事求是地看,目前內地房地產市場低迷狀態下表現出來的需求,可能就是未來新發展階段下的常態需求,也就是說,未來內地的房地產需求可能只會有過去高峰時期的大約70%。這就意味着,所有那些按照過去100%市場需求建立庫存的內房企業,都將面臨大約30%左右的過剩。

 

大量內房企業根據舊的發展模式所建立的房地產庫存,在市場進入新的發展階段下變成了過剩,市場遲遲無法消化,這就是導致本輪內地房地產市場出現危機且遲遲無法緩解的主要矛盾。對於這個供過於求的矛盾,給發展商提供融資的支援只會延緩而無法避免發展商出現危機,屬於治標不治本的買時間操作,最終走出困境還是要靠房地產市場的供需平衡。

 

最終還靠市場供需平衝

 

解決房地產需求不足的問題,一個考慮方向是用各種方法支持需求,如取消限購、降低買房門檻、降低首付、加大金融支持買房力度等,很多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都大致圍繞這個方向。不過,鼓勵買房與鼓勵投資需求之間沒有明顯界限,過去地方政府對買房施加的各種限制,其實都是為了抑制對房地產的投資,取消這些限制,有可能變成變相鼓勵投資需求,與「房住不炒」的大原則下不鼓勵投資需求的方向存在矛盾。

 

另一方面,市場環境的變化事實上使得社會對房地產需求較難恢復,明顯的例子就是今年以來各地出台的各種鼓勵需求政策,基本上都未能有效地刺激需求增長,所以,即使不考慮各地鼓勵需求政策可能存在的與「房住不炒」大原則相矛盾之處,這個政策在實踐中的效果也不理想,最起碼,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鑒於現行支持融資、鼓勵需求方面的政策至今效果不明顯,未來是否有明顯作用也不確定,因此,迅速改善房地產困境,可能需要新的有力政策出台。

 

如果希望盡快扭轉房地產供過於求的狀況,最有效的辦法可以考慮:一、中央政府出資(地方政府資金困難),委託機構或地方政府大規模收購內房庫存轉做保障房,直接增加需求;二、中央政府提供特別貸款,由內房企業自行申請將過剩庫存轉做保障房,對應保障房的貸款不計入公司的一般負債,直接減少供應。

 

政府現行其實也有一些政策鼓勵用收購、發行REITS等辦法盤活房地產庫存,不過由於規模偏小,需時較長,對迅速解決房地產困難作用有限。

 

理論上,這個大規模轉做保障房的策略可以很快改善房地產供過於求的現狀,實現房地產供需平衡的軟着陸,幫助內房企業由主要依賴房地產銷售的舊模式轉向了租售並舉的新模式。

 

當然,過程中可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不過,如果可以實現整體經濟的快速恢復,即使房地產方面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值得的。另外,不管是政府收購還是政府提供特別貸款,都涉及巨量資金,需要考慮相關風險。不過,由於這些資金長期來看都是可以回收的,風險並不大。例如一個可行的方法是,在租住一定年限後,允許租戶用一個較為優惠或者當初議定的價格,購買租住的房屋,這樣就可以用先租後售的辦法實現資金的回收,既解決了當前房地產困難,給基層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福利,國家的資金投入也帶動了經濟發展,於國於民都較為有利。

 

由於房地產佔內地經濟的比重較高,產業鏈較長,對家庭財富和消費信心有重大影響,只要房地產恢復正常,不再拖內地經濟後腿,2023年內地經濟恢復中高速增長前景樂觀。

22
十二月
解讀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上周末(12月15、16日)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涵蓋了經濟的方方面面,其中一些內容對投資者把握明年的經濟發展重點有很強的指導意義,認真學習領會會議精神,對於在投資市場少走彎路、正確把握中國經濟大勢很有幫助。

 

「發展」是明年中國經濟發展的關鍵字,會議指出,「堅持發展是党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第一要務」的含義,就是「發展」在全國各項工作中的重要性排序排在第一位,任何其他工作都要服從「發展」這個中心,為「發展」讓路。過去一些人關於「發展」讓位於其他工作,民營企業的發展受限制等的看法,明顯是與會議精神相悖的,也是錯誤的。

 

不過,「發展必須是高品質發展」,而不是粗放式、缺乏品質的發展。「高品質發展」的含義,從經濟結構看,肯定不是所有經濟部門的平均發展,而是有前景、技術先進、符合未來經濟發展方向的經濟部門的快速發展,和其他部門的正常發展相結合,通過高品質經濟部門的快速發展來推動整體經濟發展的品質提高。

 

哪些部門屬於「高品質發展」的範疇呢?在消費領域會議提到了三項:「住房改善、新能源汽車、養老服務」,在現代產業領域會議提到了五項:「新能源、人工智慧、生物製造、綠色低碳、量子計算」,政府也明確表示了對平台企業的支援,也就是說,以上各項肯定屬於高品質發展範疇,符合國家推動發展的方向。

 

高品質發展是大方向

 

明年中國發展的目標明確了,就是要實現「高品質發展」。具體路徑會議給出的答案是:「從改善社會心理預期、提振發展信心入手,綱舉目張做好工作」,也就是說,會議將「改善社會心理預期、提振發展信心」確定為推動明年發展的抓手和關鍵,是全年經濟發展的「綱」,需要緊抓不放。

 

那麼如何才能「改善社會心理預期、提振發展信心」呢?要具體完成哪些工作才能真正將發展信心提起來,而不僅僅限於跟風表態之類的口頭信心。在我們看來,要真正讓市場主體、金融市場參與者從內心樹立起信心,恐怕最主要的還是政府出台有力政策,快速扭轉經濟不斷走弱的局面。如果政策不夠有力、效果不明顯,「社會心理預期」就不容易改善,「提振發展信心」就可能成為空話,再多的正面宣傳也未必有用。

 

從這個意義上講,「信心」與「發展」是一體兩面的東西,互相影響,「發展」需要市場主體有「信心」投資、積極參與,但是市場主體的「信心」又和「發展」直接相關,沒有實際的「發展」,「信心」就是空中樓閣之類的肥皂泡,看着漂亮其實一戳就破,根本沒用。只有實實在在的「發展」做基礎,這樣的「信心」才是堅實的,才足以經得起市場的風浪。

 

信心與發展一體兩面

 

就當前形勢而言,解決不了市場需求不足,房地產供過於求的問題,對前景的「預期」就不易改善,「信心」也不易樹立。因此,要想實現中央「改善社會心理預期、提振發展信心」的目的,恐怕需要在刺激內需和解決房地產供過於求方面出台有力政策。

 

會議明顯對房地產的情況十分關注,用了相當大的篇幅總結改善房地產行業情況的舉措,除了過去已經推出的「保交樓、融資放鬆、並購重組、因城施策、支持剛性、改善性需求」等外,還提出「有效防範化解優質頭部房企風險,改善資產負債狀況」的新方向,按照這個新方向,目前處於困境中的內房頭部企業的債務困境,有望獲得解決。

 

劉鶴副總理12月15日也表示:「房地產是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針對當前出現的下行風險,我們已出台一些政策,正在考慮新的舉措,努力改善行業的資產負債狀況,引導市場預期和信心回暖。」劉鶴副總理的表態佐證了中國政府正在考慮一些可能相當有力的政策,將較大程度解決內房頭部企業的債務危機。

 

會議十分關注房地產

 

在刺激需求方面,會議同樣十分關注,會議列出的明年第一項工作,就是「着力擴大國內需求。要把恢復和擴大消費擺在優先位置」,還提到要「增強消費能力,改善消費條件,創新消費場景」。恢復和擴大消費的關鍵在於:首先有消費的欲望;其次有消費的資金。要想「增強消費能力」,主要靠增加消費者的收入。在當前民眾對前景預期不佳,消費欲望不高的情況下,如果中央政府不依靠地方有限的財力,用中央財力直接大規模向民眾發放消費券,既可以提高民眾的消費欲望,也可以增強民眾的消費能力,是一個快速刺激需求的有效策略。

 

總體而言,明年將是一個專注發展的年份,困擾今年經濟的內需不足和房地產債務危機的包袱有望獲得解決,疫情防控措施放鬆後疫情對經濟的干擾也將得到極大緩解,在政府全力拼經濟的帶動下,2023年中國經濟有望超預期發展。

 

中國經濟的強勁增長必定令港股上市的內地經濟相關公司的基本面有重大改善,配合港股偏低的估值,以及美國經濟陷入停滯甚至衰退引發的資金流出美國市場,港股有可能在明年獲得基本面和資金面同步改善的雙重利好,令港股走出靚麗行情。

15
十二月
若外圍氣氛好轉 港股或有超出預期好表現

一般而言,不論是基本面還是技術面的研究者,其理論對於今年港股的巨幅波動,恐怕都難有一個合乎邏輯的解釋。不過,如果我們在技術和經濟之外,引入多一個政治視角,今年的股市變動就大致有脈絡可尋的。

 

港股今年的大幅下跌主要有兩波,一波是2、3月間從大約25000點跌到接近18000點,跌幅近7000點,背景是香港和內地疫情擴散、美聯儲加息、俄烏戰爭、中概股退市風險增加、外資認為內地經濟恢復動力不足等因素。

 

這些影響因素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與美國有關,另一類與中國有關。美聯儲加息、美國用審計理由威脅部分中概股從美國退市當然與美國直接相關,但由於美國在全球金融的領導性地位,以及美國在對資訊的解讀或者說輿論引導上對國際資金的廣泛影響力,其他因素也相當程度與美國間接相關;而與中國直接相關的因素主要有防控措施,刺激經濟政策,以及經濟實際表現等。

 

中美博奕左右港股

 

由於中美博弈近年加劇,美國加強了在各方面圍堵、打壓中國。表現在金融上,就是限制中國企業在美融資,唱衰中國經濟,誘導資金離開內地與香港股市等。具體到今年港股,美國主要採取了兩手,一是直接的政策打壓,如威脅中概股退市,直接限制美資投資中資企業,打壓中國高科技等;二是在輿論上強調各種因素中對港股不利的方面,如強調內地防控疫情措施對經濟的阻礙,借俄烏戰爭、美國加息等誘導資金離開港股,唱淡中國經濟的增長(儘管中國經濟的增速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仍然領先)等。

 

中國經濟則由於受到去年以來整頓科網平台,限制高負債內房企業融資等政策的影響,加上疫情防控措施(主要是城市靜態管理)對經濟和消費的負面作用,刺激經濟政策在2、3月間維持溫和等,面臨一定壓力。

 

簡單總結,港股2、3月大跌的主要原因,就是美國利用政策直接打壓和借各種因素誘導資金離開港股的間接打壓,和內地彼時未推出強力刺激經濟政策對沖負面壓力兩方面共同作用的結果。

 

面對市場的不正常下跌,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於3月16日召開會議,積極回應市場關切,對於市場負面影響較大的科網平台、內房板塊,做出了十分正面的回應,於是港股在憧憬未來政策將積極支持經濟發展的氣氛下大幅回升,一定程度扭轉了之前的悲觀氣氛。

 

港股的第二波大幅下挫始自6月底,港股從7月跌至10月底,從大約22000多點跌倒最低14000多點,累積跌幅約8000點,這波下跌的背景主要是美國急速加息收緊銀根,內地疫情時有反復、不時有城市需要進行靜態管理以阻斷疫情擴散,刺激政策未能令內地經濟出現明顯改善等。

 

明年內地經濟增長或有強勁表現

 

美國急速收緊銀根一般來說會誘使熱錢離開新興市場流入美國,對港股不利。不過,如果中國經濟能夠有良好表現,追逐利潤的熱錢就不一定會離開內地與香港股市,而是可能繼續投資內地與港股以分散風險。但遺憾的是,由於種種原因,過去一段時間中國刺激經濟的效果未如理想,未能扭轉資金離開港股的勢頭,造成港股越走越低。

 

分析7至10月港股下跌的主要原因,仍然是美國加息誘導資金離開港股的間接打壓,和內地刺激經濟效果未如理想共同作用的結果。

 

政府對科網平台的態度已經明顯轉向支援,幾大平台紛紛與大國企合作,沒有政府的支援不可想像。很久未批的遊戲版號獲得批准,可以上線新遊戲,是政府對行業的明確支持;房地產利好政策頻出,從協助房地產融資的「三支箭」到「金融16條」等,對內房融資的支持力度遠超市場預期;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疫情防控政策的快速轉變,現行防疫政策已經基本放棄了對經濟影響最大的城市靜態管理,消除了一個恢復經濟的重大阻礙。

 

最近一個月中國在刺激經濟方面的所作所為顯示出了新領導班子支援經濟發展的強烈願望和決心,按正常邏輯推斷,這種積極進取的行為模式可能代表着未來更多超出市場預期的刺激政策,也就是說,2023年的經濟增長很可能將有強勁表現,一舉扭轉市場的悲觀預期。

 

對於港股來說,目前正處於歷史偏低的估值水平,如果中國經濟能夠超預期增長,面對明年歐美經濟的可能衰退,內地和香港股市對全球資金的吸引力必定大大增加,在美國加息放緩,中國經濟增長加快,外資回流的情況下,港股很可能也將有超出預期的好表現。 

8
十二月
逆隔離有助經濟復常

最近兩個月(10、11月)國家統計局發布的製造業採購經濟指數PMI還在加速下跌,說明經濟面臨的壓力有增大跡象。

 

經濟增長在政策刺激下表現未如理想,影響因素很多,但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較為嚴厲的疫情防控措施,特別是不時發生的城市靜態管理,對經濟構成了阻礙效果,令經濟的運行經常處於一種不順暢、磕磕絆絆的狀態,制約了復蘇經濟的努力。

另一方面,經過三年的艱苦抗疫,內地普通民眾對於嚴厲的抗疫措施,普遍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抗疫疲勞,對繼續進行嚴厲封控的忍耐力降低。還有部分中小企業和基層民眾,由於業務暫停和手停口停的原因,遇到了一定的經濟和生活困難。

 

從經濟和民眾生活的角度,逐步放鬆防控措施,讓經濟恢復活力,讓中小企業和民眾看見希望勢在必行。同時,伴隨著新冠病毒的不斷變種,就目前世界各國放鬆防疫後得到的資料看,病毒的傳染性似有加強,但病毒的毒性明顯減弱,對人體的危害和殺傷力下降,一定程度具備了放鬆防控的條件。

 

中國是一個把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的國家,雖然客觀環境變化使得放鬆防控措施具備了一定可行性,不過如何拿捏放鬆防控與疫情反彈之間的度,讓疫情不至於對人民生命安全造成較大威脅,仍需探索。

 

世界對病毒逐漸形成共識

 

疫情發展到現在,隨著與病毒的交道越來越多,世界對病毒的認識也逐漸形成了一些共識:病毒的傳染性似有加強,但毒性下降。這個共識意味著,完全抑制病毒傳播的難度太大,甚至不可行,因為病毒很輕易就能以某個民眾未留意的方式傳播開,如果一發現病毒就要靜態管理,那城市就可能長期處於靜態之中,經濟和民生都受不了;而毒性下降意味著對一般人來說,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狀可能與普通感冒類似,不會像以前一樣感染肺部變成肺炎,可以當流感對付。

 

不過即使病毒的毒性下降,放鬆防控過程中仍可能發生幾個問題:

 

首先是對老弱的威脅,病毒毒性下降雖然對一般人造成的病情不嚴重,不過對於老弱和基礎病患者,可能仍具有一定殺傷力。以香港的經驗看,新冠感染死者主要是老年人、有基礎病患者,其次是一些幼童,青壯年幾乎都能很快康復,感受到的病情也普遍不嚴重。

 

面對一般人與老弱感染病毒的病情差異,可否考慮採取逆隔離的思路,在放鬆一般人防控措施的同時,對於高危人群採取較嚴厲的防控措施,例如限制養老院、醫院住院部、老年人、基礎病患者、幼童等群體的與社會接觸,用氣泡閉環的方式將高危人群與社會隔開,即使沒條件實行完全的氣泡閉環,也可以儘量減少與社會和他人的接觸,以減少感染機會。

 

家有老弱的家庭,家人可以考慮主動給老弱建立較為獨立的生活條件,儘量減少其與他人的接觸機會,以減低感染風險。

只要老弱可以得到較好的保護,社會對於感染新冠的顧慮必定大大下降。

 

其次對放鬆防控措施可能引起的感染人數大幅上升問題,可以考慮以居家隔離、就地治療為主,沒有條件隔離者才去方艙,病情較重者才去醫院的方法應對。

 

根據香港經驗,由於現在普通人感染新冠的病情普遍不嚴重,一般自我抗原測試陽性後就在家隔離,經過幾天、最多一周後一般就會檢測陰性,就可以恢復正常工作。

 

一般來說,內地的居住條件比香港好,自我隔離的條件也比香港好,只要有充足的抗原檢測試劑和一般的常用治療藥物,大部分人應該都可以採取居家隔離的方式康復。

 

對於部分感染病情略重的患者,在城市可以依賴社區醫院等設施,在農村可以依賴鄉鎮醫院予以一般治療,只要國家給予充足的一般治療藥物和指引,普通患者應可得到及時治療。

 

病情嚴重或有併發症者,可以送去醫院治療。

 

方艙醫院主要用於收治沒有條件自我隔離的患者,以自願為主。

 

用居家隔離為主,無條件自我隔離才去方艙,一般治療在基層醫療設施的方法應該可以應對放鬆防控措施後可能出現的感染人數快速上升、擠兌醫療資源的緊張狀況。

 

對老弱實行居家隔離為主

 

總結起來,逐步放鬆防控過程中比較容易出問題的地方有兩處,一是出現較多的老弱感染者死亡個案,迫使政府再度收緊防控措施;二是放鬆防控措施後感染人數大幅上升,造成醫療資源擠兌,引發社會問題。

 

對老弱進行逆隔離,實行以居家隔離為主的方法,理論上可以協助避免出現以上兩個問題,不過,這個方法成功實施的先行條件,卻又依賴政府對民眾的宣傳,既要讓民眾知道病毒的致病性減弱、無需害怕,又要讓群眾懂得如何保護老弱。相應藥物和檢測試劑的準備也要充足,對基層醫療設施的管控、指導也要加強,部分城市可以先行試點。總之,只要有通盤計畫,做好應對出現困難的準備,中國走出疫情的道路必定可以成功。

 

如果逐步放鬆防控措施的方向不發生反復,疫情防控措施對經濟的負面影響就將逐漸減輕,經濟復常的步伐就會加快,市場信心也會逐漸恢復,利好經濟和股市。

1
十二月
市场信心有所恢复 聚焦痛点效果更佳

近日内地当局刺激经济的力度和节奏都明显加强,去年以来困扰股市的科网平台整顿问题,已经基本过去,一些大国企纷纷与各大科网平台建立业务合作,充分说明政府对科网平台发展的支持,国家网信办也表示鼓励和支援科网平台健康规范持续发展;在政府出台多项协助内房融资政策后,部分内房企业的资金困难也有所缓解,近期内房股债都普遍出现大幅反弹的好现象;疫情防控方面也有进展,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 科学精准做好防控工作的通知》,公布进一步优化防控工作的二十条措施,令人看到逐渐放宽防控措施的希望。

 

不过,近期的经济数据仍然较为低迷。例如内地11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降至48,比上月下降1.2个百分点,逊于市场预期的49。从企业规模看,大、中、小型企业PMI分别为49.1、48.1和45.6,比上月下降1、0.8和2.6个百分点,均低于临界点。从分类指数看,构成制造业PMI的5个分类指数均低于临界点。生产指数降至47.8,比上月下降1.8个百分点,反映制造业生产活动继续放缓。

 

部分民营企业主也对经济前景较为悲观,认为政府更多地强调「共同富裕」会打击民营企业。虽然政府已经反复说明「共同富裕」是鼓励勤劳致富、创新致富,不是「杀富济贫」,但在经济增长较为乏力的情况下,悲观情绪还是挥之不去。

 

刺激经济政策方向须更精准

 

看起来,经济面对的困难依然严重,破局之道还是要实实在在把经济搞起来,正面宣传只能起辅助作用。让经济加速前进,让更多的人得益、创造更多的投资机会,用经济蓬勃发展的事实去证明悲观主义者的错误,才是吸引更多认同的王道。

从近来刺激经济的各项措施看,力度和节奏都能给市场惊喜,如果方向上能更精准一些,必定可以给市场更大的提振。

比如说,目前对房地产的政策支援集中在支援内房企业融资方面,但真正阻碍房地产市场恢复的病根其实是市场需求不足,内房融资困难只是销售困难的表象,如果内房企业造好的房子无法顺利销售,即使融资困难一时获得解决,最后也无非是拖延时间而已。

 

所以,不解决房地产市场需求不足的问题,房地产业就很难恢复正常。政策可能需要更聚焦在解决需求不足上,才能事半功倍。

 

解决需求不足,大致有三个思考方向,一是刺激民众需求,通过降低民众购房门槛、降息等手段刺激需求,不过由于市场不景气,人口增长下降、投资性购房需求基本消失等原因,民众买房的兴趣低迷,刺激效果不好;二是由中央政府出资,大量收购开发商库存转做保障房,增加市场需求;三是由发展商直接申请大规模将市场难以消化的库存房产改为保障房,政府批准后由银行发出长期贷款支持,不计入公司受管制的负债,减少市场供应。

 

发消费券可扭转需求不足局面

 

这里的关键是,不论政府收购内房库存转做保障房还是内房企业自行将积压的库存房屋转做保障房,最重要的是规模要够大。如果规模不够、蜻蜓点水,面对庞大的房地产市场,政策就不易有明显效果。只要房地产供需平衡了,市场自然可以恢复信心和稳定。

 

再如经济压力较大、企业对前景悲观的根本原因是市场需求不足,不针对性地刺激需求,花费大量资源在保障企业即保障供应上,刺激经济效果难免不理想。如果可以大规模给民众发放消费券,例如每人1000元人民币,总规模约1.4万亿元,假定每次消费只可使用20%至30%,将带来3至5倍的乘数效应,即总消费金额可达4至7万亿人民币,约等于GDP的3%至5%,必定可以完全扭转需求不足的现状,为经济带来巨大推动力。

 

相对来讲,放松防疫措施虽也能带来较大的为经济松绑效果,但由于民众对于如何平衡安全与逐步放开之间的度尚有不同看法,政府对于放松防控带来的疫情反弹如何管控也在摸索之中,很难在短期有重大进展,不易作为刺激经济的主力。

 

总之,近期的刺激措施相当振奋市场人心,效果较好。但是如果不能迅速改善经济的基本面,市场的信心就可能逐步减退,无法形成刺激措施、市场信心、刺激效果之间互相加强的正面回圈,对刺激经济不利。更精准发力,解决制约经济的痛点,才能从根本上扭转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市场情绪悲观的局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