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6
七月
兩個重大利好 中國版類QE開啟

我們在上期博文「港股已見短期底 反彈浪就在眼前」裡討論中美貿易戰,認為在8月底美國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新關稅的諮詢期滿前,特朗普政府暫時不會再次升級中美貿易戰。
但在上週四(7月19日),特朗普在接受美國電視CNBC訪問時,又有新發揮,說已經準備好向中國5000億美元的商品徵稅,他的這個說法,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回顧特朗普上次談到向5000億中國商品徵稅,在白宮6月18日的聲明中,他當時是這麼表述的:特朗普總統說:“我已指示美國貿易代表確定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要加征10%關稅。”,並表示:“如果中國再次提高關稅,那我們就會用再追加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來回應。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關係必須要比現在公平許多。”
從上面引文可見,在上次談到對中國加稅時,特朗普用的是肯定語氣,意思是只要中國敢反抗美國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美國就會將加稅規模再擴大2000億美元,基本就是對全部的中國商品加稅。由於中國對美國加征關稅的動作肯定會反擊,所以,按這個表述,美國基本肯定要向全部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
但在7月19日的訪問中,特朗普對加征5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的具體表述是:如果有必要,他可以對進口到美國的每一件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並對CNBC記者說:“我已經準備好對價值5,000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了”。

 

 

貿戰:維持8月前不升級的判斷
對比這兩次談到對5000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表述,上一次,特朗普基本上是告知外界他將要採取的下一個動作,確定性相當強;但這一次,特朗普只是表明如果有必要,他可以擴大徵稅,重點是強調他具備這個徵稅能力,至於說“我已經準備好對價值5,000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了”,只是強調他所處的狀態是已經做好了準備,隨時都能進行徵稅的行動,但是具體是否行動呢?或者會否像上次說的,只要中國反擊就會開徵呢?沒有明說。從徵稅的確定性上來說,實際是下降的,過去是說肯定要征,現在只是說有能力、也做好了征的準備,至於最後征不征呢?反而沒有肯定。
有些人認為最近美國財長姆努欽和白宮經濟首席顧問庫德洛包括特朗普紛紛發表言論指責中國,是想繼續挑起事端,比如庫德洛就指責是中國的國家領導人在阻止中國與美國達成協議。但我們的看法不同,我們認為,姆努欽、庫德洛包括特朗普最近紛紛評論中美貿易戰,並非是想挑起事端,反而是試圖在不丟面子的情況下再次開啟與中國談判,他們評論中表現出的攻擊性,實際是試圖給中國壓力令中國主動提出重開中美經貿談判。
只要回頭看看中美貿易戰的發展歷程,就可以看到美國在自以為有利的時候有多霸道。譬如中美5月19日剛在華盛頓經談判達成不打貿易戰的共識,並發佈«中美貿易磋商聯合聲明»,但在一天后的20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就警告說,仍可能向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然後在5月29日,美國白宮宣佈仍將對500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具體商品清單將在6月15日公佈,至此,«中美貿易磋商聯合聲明»被棄如敝履了。
歷史上,美國在自以為有利的時候,是既不尊重協議也不屑於打口水仗的,大有一股‘老子就是這麼幹了,你能把我怎麼樣’的氣勢。中國的開國領袖毛澤東主席,作為與美國鬥了一輩子的老對手,對美國有如下的經典總結:“美帝國主義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講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講理,要是講一點理的話,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現在美國的高級官員乃至特朗普紛紛出來開啟口水戰模式,開始要和中國講道理,看來,應該是被中國的堅定應戰有些出乎他們意料逼的。
根據這些跡象,我們仍然維持中美貿易戰8月底前不會升級的判斷。

 

 

中國:鼓勵銀行買企業信用債
上周的另一個重大事件是央行鼓勵商業銀行購買企業信用債,根據媒體報導,央行近日視窗指導銀行,將額外給予中期借貸便利(MLF)資金,用於支持貸款投放和信用債投資。對於貸款投放,要求較月初報送貸款額度外的多增部分按1:1給予MLF資金,多增部分為普通貸款,不鼓勵票據和同業借款。對於信用債投資,AA+及以上評級按1:1比例給予MLF,AA+以下評級按1:2給予MLF資金,要求必須為產業類,金融債不符合。
眾所周知,所謂QE,就是央行印鈔直接買入國債以及房地產資產抵押債,以向金融系統注入資金;現在,中國央行通過給銀行配資購買企業信用債,向實體企業注入資金,將極大地緩解企業因去杠杆承受的壓力,起到了類似QE的作用。
今年以來,中港股市承受了較大的向下壓力,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中美貿易戰的負面影響;二是去杠杆帶來的資金收縮壓力。在實體經濟方面,去杠杆令到很多企業計畫中的債務發行無法繼續,企業融資困難,增加了經濟下行壓力。
現在央行果斷出手,鼓勵銀行購買信用債,按照歐美QE購買國債的經驗,信用債市場的全面改善指日可待,信用債市場最困難的時刻已經或正在過去。信用債市場的改善,又將極大地舒緩降杠杆帶來的資金收縮壓力,基本打斷了‘資金收縮→信用債發行困難→企業周轉不靈→被迫拋售其他資產’的負迴圈,令資金收縮的環境趨於穩定。
我們認為,央行配資鼓勵銀行購買信用債的類QE措施一出,降杠杆給企業帶來的壓力基本到頂,未來實體經濟資金緊張的狀況有望逐步緩解,而資金面的好轉,也將對股市後市走強有利。

 

 

展望:港股短期反彈機會高
另一個為市場關注的熱點‘資管新規’,央行在7月20日發出«通知»指出,明確公募資產管理產品除主要投資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和上市交易的股票外,還可以適當投資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但應當符合關於非標投資的期限匹配、限額管理和訊息披露等監管規定。«通知»進一步明確,過渡期內金融機構可以適當發行一部分老產品投資一些新資產,但這些新資產應當優先滿足國家重點領域與重大工程建設續建專案,以及中小微企業融資需求。
這個«通知»反映政府對非標(主要指未在銀行間市場和證券交易所交易的債權類資產)
市場的治理較前寬鬆,由於非標市場龐大,過急的治理有可能帶來資金環境的過快收縮,對經濟穩定不利。因此放緩治理非標的節奏,有利於舒緩經濟受到的壓力。另外在過渡期,金融機構可以適當發行一些老產品,也對部分金融機構的資金周轉有重大幫助,使它們不至於因為無法發行產品造成現金流中斷,而被迫變賣資產,引發新的金融風險。
中國政府採取的這些措施,有利於緩解降杠杆造成的資金壓力,扭轉前一段資金越來越緊的不利環境,穩定金融和經濟形勢。
鑒於貿易戰的負面影響和降杠杆帶來的資金收縮壓力,在近期都有望趨於穩定或好轉,因此我們維持短期股市見底,港股有機會出現較大反彈的看法。

19
七月
港股已見短期底 反彈浪就在眼前

先看兩段有意思的新聞:
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7月12日對美國議員們表示,現在還沒有通向中美貿易戰解決方案的清晰路徑。如果北京願意做出“結構性改變”,美國政府隨時可以繼續與中國進行經貿談判。

 

 

7月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北京舉行的例行記者招待會上有記者提問,美國財長日前表示,如中方願進行結構性改革,美願與中方就有關問題進行討論。你對此有何評論?這是否意味著美方希望中方重提貿易磋商?華春瑩表示,商務部發言人已就有關問題回答了記者提問。“磋商的前提是要有信用。”
從3月特朗普總統開打貿易戰開始,基本都是美國單方面提出要求、然後中方回應,這是第一次中方向美方提出了恢復談判的先決條件,就是“要有信用”。
我們認為,上面的新聞可能包含了下面幾個資訊:首先,中美雙方到目前為止應該已經停止了對中美貿易戰的所有溝通,處於僵持狀態;其次,美國似有重開中美經貿談判的想法,但基於先提出恢復談判一方將在談判中處於弱勢地位的原因,美國希望透過隔空喊話的方式傳達這個資訊;第三,中國似不急於恢復談判,反而提出了“要有信用”的先決條件。
從雙方的互動來看,似乎中美貿易戰的攻守態勢開始有微妙轉換,美方進攻的勢頭有下降跡象。
我們在之前的博文「史詩級貿易戰的幾種可能打法」裡,提出雙方打貿易戰的策略是:“預計雙方一方面將盡力給對方造成傷害,另一方面,又將儘量減小對方對自身造成的傷害。”,就目前形勢的發展來看,這個判斷大致符合實際。
美國貿易代表署在新關稅措施實施幾小時後,就公佈了受損美國企業的申請豁免加征關稅辦法。而中國商務部隨即也發佈了對中國受損企業的救助辦法:為緩解企業在中美貿易摩擦中受到的影響,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9日指出,中方會持續評估各類企業所受影響,將反制措施中增加的稅收收入用於緩解企業及員工影響,鼓勵企業調整進口結構,強化企業合法權益保護營造更好投資環境等措施,增加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大豆進口等,同時相關政策組合還在不斷完善之中。
除此之外,中國政府也採取了一些其他措施,以穩定經濟增長和金融形勢。
據報導,中國領導人給中美貿易戰定的調子是:“以牙還牙”,就是說,只要美國不停手,中國就會一直打下去,對中國而言,貿易戰就是「持久戰」。我們在上篇博文裡提出:“由於中美貿易戰的形式不是速決戰,而是持久戰,因此練好內功,保持內部的穩定對雙方都至關重要,一旦誰的內部先出現不穩,誰就可能輸掉這場貿易戰。”

 

 

大體而言,貿易戰給中國帶來了金融市場和經濟增長兩方面壓力。在金融市場方面,由於擔心貿易戰對經濟的衝擊,加上金融去杠杆對投資者帶來的資金收縮壓力,中港股市在前段時間持續大跌,中國領先的通訊公司中興通訊,也因受到美國制裁而股價大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出現了較大跌幅,投資者心態有些恐慌;在實體經濟方面,雖然到目前為止,貿易戰帶來的實際衝擊不大,但貿易戰引起的出口放緩與去杠杆帶來的資金收縮環境,與基建和房地產減速等因素交織在一起,對未來經濟形成了一定的向下壓力。
與美國股市表現相對較好、經濟資料也較為強勢的情況相比,明顯在貿易戰第一階段中國的經濟和金融情況相對不穩,股市受到較大壓力,如果中國經濟和金融狀態未來持續不穩的話,可能會對中國與美國進行貿易「持久戰」的能力造成負面影響。
針對這些負面因素,中國政府之前中性的貨幣政策已開始轉向相對寬鬆,去杠杆的節奏也已開始有所放緩,提高個稅起征點以增強中產消費能力的政策正在討論,很多專家建議財政政策應該更加積極,各主管領導也紛紛出來喊話要投資者增強對中國經濟和股市的信心。另外據傳媒報導,消息人士透露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之一的中投公司,已為申請投資國內市場進行相關籌備工作。我們認為,這些措施反映了中央政府對穩定經濟和金融形勢的重視,也對經濟和金融市場的穩定產生了一定效果,預計未來類似措施仍將陸續有來。
在美國發起的貿易戰對中國帶來一些負面衝擊的同時,中國針對美國農產品、水產品以及汽車等的反制措施也開始在美國發酵,例如芝加哥市代表團7月11日來華,參加在北京舉行的“中國城市與美國芝加哥市投資合作論壇”,芝加哥市長說:我們反對對抗,我不想成為特朗普與中國對抗的犧牲品,我不想成為一個棋子……”;美國領先的電動汽車生產商特斯拉未回應特朗普總統把工作帶回美國的呼籲,計畫在中國投資建設首個海外超級工廠,計畫年產量 50 萬台,為上海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外資製造業投資;美國多位議員公開反對特朗普對中國加征關稅的做法,參議院也通過無約束力的動議,要求限制特朗普總統用國安理由加征關稅的權力;即使一向避免直接評論貿易政策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在上週四的訪問中表示:“如果很多產品被徵收高關稅並持續一段日子,則將對經濟帶來負面影響。”,隱晦地表達了對特朗普關稅政策的反對。
從這些情況看,特朗普的關稅政策,在美國的精英階層已開始遇到一些公開反對。雖然我們之前多次討論,由於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屬於美國鐵銹地帶的藍領工人和農民,因此他未必會很在意精英階層的意見,但是,缺乏精英階層的支持,特朗普繼續推動貿易戰的能力無疑也會受到很大的限制,結合美國財長姆努欽之前放出美國政府願意有條件恢復談判口風的跡象,美國在貿易戰中進攻意願和能力有所下降的可能性看來相當高。
我們認為港股有可能已見短期底,主要是基於以下的三個理由:

 

 

首先,壞消息出盡。
一方面,根據上面的討論,我們看到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中的進攻勢頭和意願有下降的可能;另一方面,根據美國的加稅程式,美國要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需要約2個月的諮詢期,正式增加關稅可能要到8月30日公眾諮詢期結束後。換句話說,從現在直到8月底,這個2000億商品的關稅都是實際上加不成的。我們很難想像,在這個2000億美元的商品加稅未完成前,特朗普又繼續擴大擬加征關稅的商品規模。也就是說,從現在直到8月底,中美貿易戰將進入壞消息的相對真空期,暫時可以不必擔心出現新的壞消息。由於過去的壞消息已在市場上反應,新的壞消息又暫時沒有,所以短期有可能壞消息出盡;
其次,政府將繼續推出穩定經濟和金融措施,繼續維穩。
中國政府已經推出了一些措施以支持經濟和金融穩定,到目前為止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中港股市從7月6日開始出現了企穩反彈跡象。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雖然之前出現急跌,目前也大致穩定在1美元兌6.6-6.7人民幣水準附近,未見恐慌跡象,初步扭轉了前一段時間投資者過度悲觀的心態。按我們預計,中國政府仍將繼續推出一些支持經濟、穩定金融的措施,有利於支持中港股市出現反彈;
第三,市場積弱已久,技術上有反彈需求。
中港股市自1月底見頂回落以來,在中美貿易戰以及中國去杠杆的壓力下,經歷了近半年的調整,負面因素得到了較充分的表現,市場心態也較為悲觀,存在技術反彈的需求。另外,大陸南下資金在經歷了長時間的淨流出後,最近一周出現了持續淨流入,也有利於港股的短期上漲。
綜合以上因素,我們認為港股很可能已見短期底,有機會在7、8月間出現一個較大的反彈。

16
七月
迎接「反彈」窗口期
1) 筆者關注到如下消息
花旗重申下半年對恆指目標34500點,稱大市目前估值相當今年預測市盈率12.5倍(與歷史均值相同);
瑞銀證券預測中國A股和MSCI中國指數下半年上漲10%
內地多家主流保險機構均自7月初開始,相繼加倉A股,並表示,近期如遇市場調整,將會繼續加倉,他們預判,這波反彈空間可在3000點以上。
 
2) 權威機構的預測,印證了以下基本判斷:
無論是A股還是港股,經過連續超調,市場風險在股價中已經得到充分體現,估值優勢已經凸顯。
無論是內地還是香港,大多數公司的中報靚麗,而已公佈的宏觀經濟數據所反映的良好基本經濟面,有理由支持多數上市公司的業績在下半年繼續靚麗。
前期產生市場巨震的因素,如中美貿易戰等等仍然存在,但不見惡化,市場恐慌情緒得到一定程度緩解。
 
3) 考慮到前期市場悲觀情緒較重,估計市場反彈大概率會比較快速地演繹,時期窗口可能在7-9月。
 
4) 內地主流保險機構人士在談及反彈中的選股思路時表示:首先是前期股價要調整充分,其次業績要穩定,最重要的是不能有風險事件。選股標準不再限於藍籌品種,考慮納入部分優質成長個股。跟隨主力機構搶反彈,是投資者的重要抉擇。
 
5) 大市向好,但部分投資者的心態仍不好。在可能出現較大級別的反彈時,投資者應樹立市場震盪是常態的觀念,投資充滿風險,市場總是在不確定性中前行,縱觀股市歷史,從來就沒有一帆風順,風平浪靜的時候,今天利空出盡,明天還會有新的利空,直面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在對市場方向有所把握的基礎上,把功夫下在選股上,下在投資標的的優化配量上,取勝的概率將大大增加。
12
七月
史詩級貿易戰的幾種可能打法

2018年7月6日,全球經濟史上最大貿易戰打響,中美兩國互相對對方340億美元的貨品徵收25%的額外關稅,並將稍遲對另外160億美元的商品互相加征關稅。
從3月美國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征關稅,到4月公佈涉及中國500億美元出口的301調查徵稅建議產品清單,再到威脅制定2000億美元徵稅清單,整個中美貿易摩擦過程美國一直步步進逼,雖然中國為解決貿易爭端做出了很多努力,也與美國進行了多輪磋商,但最終還是無法滿足美國的要求,貿易戰終於按時打響。
應該說,第一輪500億美元的貿易戰非打不可,大致符合我們的預期。我們在之前的博文「壞消息終將過去 長期熊市概率不大」裏提出:“由於中方不大可能在之前的立場上再有較大讓步,而美國也很難在聲稱要打貿易戰之後再改回去接受中方原來立場,因此,估計雙方雖可能都有不打貿易戰的願望,但事實上卻都受制於自己之前的立場,第一階段的貿易戰恐怕很難避免。”,現在第一階段貿易戰已如期開打,未來戰況將如何發展?
我們在之前的另一篇博文「貿易戰前景未蔔 中港股市前路曲折」裏提出特朗普政府進行貿易戰存在著三種博弈邏輯,即商業利益博弈、選舉博弈和戰略博弈,並根據特朗普政府重視實利、輕視戰略利益(如退出TPP)的特點,認為其可能主要遵循的是選舉博弈邏輯,也就是說,根據選舉博弈邏輯,特朗普政府的行事,其實主要應該跟隨其核心支持者有共識的訴求。
有些研究者認為特朗普政府主要是根據戰略博弈邏輯行事,就是說特朗普政府走的是一條盡力遏制中國,甚至為了遏制中國不惜犧牲短期利益的道路,因而得出中美經貿衝突基本無法解決的結論。我們對這個看法有不同意見,我們認為特朗普政府並非在根據戰略博弈邏輯行事,如果說特朗普政府的對中國策略中存在著一部分戰略博弈的考慮,這些考慮也以不影響其選舉利益為前提。從特朗普政府向盟國徵稅、退出TPP等舉措可以看出,特朗普看待經濟利益或者選舉利益要重於長期戰略利益。因為向盟國徵稅、退出TPP都有損其長期戰略利益,只是提升了特朗普的個人民望,對其選舉利益有利。
而根據選舉邏輯,中美貿易戰未來變化的關鍵在於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普遍訴求變化,如果未來特朗普的支持率因貿易戰出現較大幅下降,就基本可以斷定貿易戰難以繼續了。

 

 

按照特朗普的口徑,中美之間最惡劣的情況就是全面貿易戰,美國將會向全部(約5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貨品徵收額外關稅;除此之外,貿易戰還存在著另外兩種可能:一是500億美元貨品加征關稅後,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的利益受到一定傷害、民意逆轉,不願再打貿易戰了,中美達成停戰協議,貿易戰終止;二是500億商品加稅對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傷害不大,他們願意支持特朗普政府加碼打貿易戰,於是貿易戰規模繼續擴大,直至某個較大金額,他們受到較大傷害、民意逆轉,貿易戰才會停止。
所以,表面的貿易戰實際比拼的是:雙方對對方國家普通國民造成傷害的能力;以及各自國家國民對對方所造成傷害的承受能力。
從造成對方傷害的能力看,到目前為止,第一階段美國勝。美國的制裁已經造成了中興通訊瀕臨破產,即使現在勉強存活,美國施加的限制條件和罰款也極為嚴重,中興的股價跌幅超過50%,投資者損失慘重;而中港股市6月以來,也有加速下行之勢,紛紛跌穿今年低位,投資者信心頗為虛怯,市場一片愁雲慘澹。反觀美股,不僅道瓊斯指數遠在今年低位之上,納斯達克指數更在接近歷史高位附近徘徊,可以說貿易戰對美股的影響相對微小,美國人民尚未感覺到貿易戰的傷害。
當然,中港股市的下跌,不僅是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近期中國政府去杠杆的政策,令很多過去隱藏的金融問題暴露,融資也變得比較困難,另外杠杆率下降衍生的一些平倉還債現象,也給股市帶來了很大壓力。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預計雙方一方面將盡力給對方造成傷害,另一方面,又將儘量減小對方對自身造成的傷害。譬如新關稅措施實施幾小時後,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便公佈商品豁免關稅辦法,受損的美國公司90天內可提出申請,以減輕受到的負面影響。USTR表示,會考慮幾項要素給予進口商品關稅豁免,包括在中國大陸之外的地方是否也供應該商品、課征額外關稅是否會對申請方或美國利益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害,以及特定商品是否具戰略重要性,或是否與「中國製造2025」等大陸產業計畫有關。
根據中國商務部的介紹,美方公佈的340億徵稅產品清單中,有約200多億,占比約59%是在華外資企業的產品,其中,美國企業佔有相當比例。即是說,美國加征關稅在傷害中國的同時,也在傷害自己和世界其他國家的企業。相比較而言,中國反擊的焦點,例如針對美國的農產品、水產和汽車等,卻基本都是地道美國產品,在打擊的精准度而言,現階段中國稍勝一籌。

 

 

如果有一部分美國在華企業生產的商品最終獲得了關稅豁免,就意味著美國實際對中國出口商品徵稅的規模小於340億美元,如果中國沒有給予任何關稅豁免,那麼徵稅對實際經濟的衝擊,美國受到的衝擊就會稍重一些。估計未來雙方都會對根據自己的情況,對自身受影響企業和行業給予一定的支持,以減輕其受到的衝擊。中國在前一段時間,也對貨幣政策進行了調整,貨幣開始朝向相對寬鬆方向以支持經濟,並正在討論降低個稅起征點以提振消費。
到目前為止,在金融市場博弈方面,美國形勢占優,中港股市等都受到了較大傷害;在實體經濟方面,則中國的反擊的精准度稍勝。考慮到貿易戰比的是給對方造成傷害的能力,和自身對傷害的承受能力,所以,下一步中國政府一方面要關注實體經濟受到的衝擊,給予受影響行業、企業一定支持;另一方面需要設法減輕投資市場持續下跌對投資者造成的傷害,以穩定外界對中國市場的投資信心。對房地產市場,則要隨時予以關注,避免引發大面積恐慌性拋售,形成系統性風險。
由於中美貿易戰的形式不是速決戰,而是持久戰,因此練好內功,保持內部的穩定對雙方都至關重要,一旦誰的內部先出現不穩,誰就可能輸掉這場貿易戰。

 

 

從這個角度出發,未來貿易戰的可能發展如下:
如果500億商品的關稅加征完畢,美國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感覺受到較大傷害,願意轉變支持打貿易戰的態度,則貿易戰可能在一兩個月後落幕,這是最樂觀的估計;
如果500億商品的關稅加征完畢,對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傷害不大,他們願意繼續支持特朗普打貿易戰,則貿易戰的規模可能擴大。考慮到準確判斷加征關稅對各行業、企業和社會的衝擊難度較大,因此美國政府有可能採取逐步升級、邊擴大邊評估的辦法升級貿易戰,也就是說,徵稅的規模可能擴大,但不至於一下子跳到5000億美元的規模,而是分批、分步,逐漸增加,直至某個民意逆轉的轉捩點出現;
如果500億美元的商品加稅完畢,特朗普如同宣稱的那樣,很快將加稅規模擴大到全部中國輸美商品,就有可能影響全球經濟的供應鏈,造成全球經濟的大波動,而中國的報復措施估計也將不會局限於實物商品,有可能擴大到服務和金融領域,後果難以估計。
根據特朗普重視實利的特點,由於貿易戰的第三種可能發展不確定性太高,造成的影響很可能失控,我們仍然傾向認為發生的可能性不大。就目前情況看,貿易戰仍以按第二種可能發展的機會最高。
如果貿易戰如同我們的預計向第二種可能性發展,就意味著貿易戰對中美雙方的經濟影響都不至於失控,可控的衝擊加上政府的一些支持措施,兩國經濟整體出現顯著放緩的機會都不大,也就是說,股市持續走熊的機會不大,暫時不必過於悲觀。
需要留意的風險:一是投資者的心理預期顯著惡化,在貿易戰和去杠杆導致信用偏緊的環境下,對後市的悲觀預期引發投資者無序出逃踩踏,引發大的風險;二是中央政府在放鬆貨幣對沖去杠杆的負面影響時,面對持續加息的強勢美元,有可能引發人民幣貨幣出現較大貶值,如果貶值預期惡化引發大規模資金外逃,就有可能帶來金融動盪。

5
七月
經濟暫無大事 穩定還是主流

中美貿易戰與中國的去杠杆調控對經濟是否帶來較大壓力?從國家統計局公佈的6月採購經理指數PMI的情況看,到目前為止中國經濟大致維持了穩定向好的態勢,貿易戰和去杠杆對6月的經濟資料影響不大。
資料顯示,2018年6月份,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為51.5%,比上月回落0.4個百分點,仍高於上半年均值0.2個百分點,製造業總體繼續保持擴張態勢。中國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為55.0%,比上月上升0.1個百分點,高於上半年均值0.2個百分點,非製造業總體保持平穩向好的發展勢頭。
國家統計局服務業調查中心高級統計師趙慶河指出,6月製造業基本面總體向好。在調查的21個行業中,15個行業的PMI位於擴張區間,其中醫藥製造業、專用設備製造業、電腦通信電子設備及儀器儀錶製造業PMI均位於54.0%以上的較高景氣區間,保持較快增長。
雖然6月的PMI資料中,新出口訂單指數為49.8,進入了收縮區間,開始部分反映貿易戰的負面影響,但考慮到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第一階段貿易戰規模僅500億美元,與中國將近13萬億美元的經濟規模相比,實際影響估計僅有0.1%,對實體經濟的衝擊並不大,暫無需過於擔憂。
近期的另一個新聞,國家調整棚戶區改造的政策,對未來的地產發展,特別是三四線城市的地產發展,卻可能有較大的影響。按媒體報導,市場原來流傳的“棚改,全國一刀切,全部暫停。”傳聞,已經被證實是謠傳。國家開發銀行實際的政策是:“並未暫停所有棚改項目,進行中的項目仍在持續執行,但早前總行收回了棚改項目的合同審批許可權,早前在分支行可簽訂的合同,現在也必須由總行審批。另外過去以貨幣安置為主的方式,今年也多以實物安置為主。”

 

 

應該說,過去兩三年大規模的棚戶區改造,助推了全國房地產的去庫存,也間接給已經高企的樓價再添了一把火,令樓價高上加高。特別是2017年6月,住建部頒佈的通知明確指出,在房源充足、商品住房庫存量大的三四線城市,棚戶區改造要以貨幣化安置為主,避免重複建設。這個措施,被廣泛認為是2017年以來三四線城市樓價升幅快於一二線城市的主要原因。
如果未來貨幣安置要改為實物安置為主,就是說,房地產市場特別是三四線城市房地產市場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新增資金來源即將枯竭,未來房地產市場的銷售和價格可能都將受到壓力。
房地產作為一個牽連廣泛、產業鏈很長的行業,對中國經濟一向有較大影響,如果未來房地產行業的發展有所放緩,預計會對經濟帶來一定壓力。
為了對沖經濟放緩的風險,中國的貨幣政策近期有了明顯調整,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18年二季度例會6月27日在北京召開。會議指出,要繼續密切關注國際國內經濟金融走勢,加強形勢預判和前瞻性預調微調。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中性,要鬆緊適度,管好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對比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可以發現,關於流動性表述的變化已正式從“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變為“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穩定”變為“充裕”,貨幣寬鬆的意圖昭然若揭。
隨著中國政府金融去杠杆政策走入深水區,以及對銀行表外「影子銀行」的日益規範,金融亂象開始得到遏制,經營風險較大企業的信用債風險也開始大量暴露,這方面的工作不能退縮,否則金融治理將功虧一簣,即是說,對信用的管理不能隨便放鬆,「緊信用」要繼續堅持;但抓緊信用帶來的信用債風險暴露,實力較弱的小企業貸款難、甚至部分實業公司貸款難的問題不解決卻又會妨礙經濟增長,所以,一定程度的貨幣寬鬆也勢在必行,以抵消「緊信用」帶來的負面影響。即是未來貨幣政策將以「緊信用」「寬貨幣」的面目出現。
6月24日央行公佈將從7月5日起調低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釋放7000億元資金就是「寬貨幣」政策的具體體現,一般預計2018年下半年央行仍將會有1-2次降准,以支持經濟發展。不過,需要注意的是,現在的降准不是大水漫灌式的普遍寬鬆而是結構性寬鬆,比如本次降准就主要是針對「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貸款。
在中美貿易戰和人行貨幣寬鬆的背景下,6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走勢明顯偏軟,令市場對人民幣資金外流的憂慮增加。但在經歷過2016年人民幣資金大量外流的衝擊後,中國政府明顯加強了對各種灰色資金外流管道的控制,預計未來即使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走弱,市場也很難重現2016年人民幣資金無序外流的狀況。只要人民幣走弱不至於影響到金融穩定,實際上有助於降低中國商品出口的成本,減低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的負面影響,對中國經濟有利。
除了貨幣政策,預計中央政府也將在刺激內需上推出一些新措施,比如目前正在徵求意見的個人所得稅法修正草案,建議將個稅起征點由原來的3500元調整至5000元,並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專項附加扣除等,就將明顯提升中產人士的消費能力。

 

 

所以,雖然中國經濟面對中美貿易戰、金融市場波動、未來房地產市場可能放緩等負面因素的威脅,但在中國政府採取放鬆貨幣政策,針對性地刺激經濟和內需等措施對沖下,預計2018年中國經濟仍將維持大致穩定,經濟出現較大風險的機會不大。
當然,上面的討論都是建基於貿易戰不至於失控的基礎上的,如果中美或者歐美貿易戰失控擴大、影響到全球產業鏈和金融市場穩定的話,情況就難以估計。

28
六月
壞消息終將過去 長期熊市概率不大

6月以來,壞消息不斷。先是美聯儲在6月議息會議如同市場期盼一樣宣佈加息0.25厘,同時表達了今年可能還要加息兩次的鷹派立場,打擊了市場情緒,支持美元走強,加大了新興市場資金的流出壓力,令新興市場股市承壓;然後美國又於6月15日宣佈將對中國的500億美元輸美商品加收25%關稅,其中340億商品的關稅將在7月6日開始徵收。而中國也公佈了同樣規模的反制措施,過了一個週末,對中國反制深感不滿的特朗普總統,又宣佈將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開徵額外10%關稅,消息一出,全球股市投資者的投資信心都大受打擊;緊接著,中國金融去杠杆導致銀行表外灰色融資大減,過去各種利用股票質押融資的手段受到較大壓抑,很多股票融資盤需要減倉或者到期融資無法續期,令到A股股票的沽壓大增,股票下跌又威脅到上市公司大股東的股權質押融資,因為抵押物(股票)的價值下降,造成抵押物不足有可能觸動大量強制平倉,這些內外負面因素交替而至,對中港股市走勢造成了較大打擊。

 

 

上證綜指最近一段時間表現相當疲弱,指數向下突破了今年的低位約3041點,上周五(6月22日)最低下探到2837.14點,後來在市場傳言證監會要求證券公司不得對大額股權質押進行強制平倉的消息後,市場情緒有所紓緩,指數從低位略有反彈。但後來又有市場消息澄清,說證監會僅僅要求對股票質押情況進行專項申報,特別關注違約和被動展期的情況,並未強制要求不能平倉。不管怎麼說,證監會既然關注到這方面的情況,估計發生大面積強制平倉,導致股市人為暴跌的可能性不大,緊張情況有望逐步緩解。
港股的情況較A股稍好,恒生指數大部分時間都在2月9日創造的低點29129.26點之上,僅於上周五(6月22日)短暫跌破至29089.39點,但收市時已回升到29338.7點。
相比之下,美國道瓊斯指數今年的低位是2月9日盤中創出的23360.29點,在近日A股和港股的大跌市中,道指最低僅下探到24406.63點,較今年低點高出約1000點,走勢明顯較中港股市為強。
中短期來看,中港股市最大的風險因素仍是中美貿易戰。根據中美雙方的宣示口徑,看起來7月6日雙方互相對對方的34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基本已成定局。雖然近日有媒體消息稱美國仍尋求王岐山在7月6日雙方正式徵稅前訪美,試圖解決爭議避免貿易戰開打,但由於中方不大可能在之前的立場上再有較大讓步,而美國也很難在聲稱要打貿易戰之後再改回去接受中方原來立場,因此,估計雙方雖可能都有不打貿易戰的願望,但事實上卻都受制於自己之前的立場,第一階段的貿易戰恐怕很難避免。

 

 

但是,第一階段貿易戰開打,即雙方互相對對方340億美元產品加征關稅,並不必然意味著貿易戰一定會向越來越大、越來越劇烈的方向發展,特朗普所聲稱的要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10%關稅,也未必一定能夠兌現。
我們在上期博文「貿易戰前景未蔔 中港股市前路曲折」裏提出,特朗普政府可能根據選舉邏輯行事,如果支持他的「鐵銹地帶」藍領工人和農民在貿易戰中受到傷害,改變他們支持打貿易戰的立場,則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就有可能在今年第四季度或之前結束。這個可能性並非沒有根據的空想,從媒體放風美國尋求王岐山訪美以解決貿易糾紛的動向看,其實特朗普政府並不像他口頭上表現出來的那麼好戰,美國提出的先給500億中國商品加稅,然後再給2000億中國商品加稅的威脅,很可能仍然屬於特朗普擅長的極限施壓策略。
當然,事情發展到今天這樣,第一階段貿易戰看來難以避免的狀況,究竟是特朗普政府的本來設計,還是極限施壓策略一不小心玩過了頭、假打弄成了真打,尚難以判斷。從好處看,貿易戰打一打也好,沒打之前大家都可能把自己的優勢想得多了些,把對手的優勢想得少了些。打一場貿易戰就會發現自己的想法有哪些脫離實際的地方,看問題也會客觀些,評估利弊也會準確些,這樣一來,可能反而容易達成有共識的、解決貿易爭議的協議。
如果貿易戰不擴大到2000億的新商品上,那暫時來看市場上就有些壞消息出盡的味道,也就是說市場擔心的幾個風險因素,譬如貿易戰、美聯儲加息取態偏鷹、降杠杆造成了資本市場資金偏緊等負面因素都已在市場中有所反應。而上市企業盈利狀況改善,中國經濟穩定發展,中港股市估值不高等因素則暫時未被投資者重視,另外,為對沖中美貿易戰帶來的不確定性,中國政府可能放鬆銀根,採取寬貨幣、緊信用的方式支持經濟,也可能會進一步推出發展新經濟、刺激內需的措施,這些因素將構成對股市的重要支持。

 

 

根據6月24日最新消息,為應對中美貿易戰、穩定市場並緩解資金壓力,人民銀行宣佈7月5日定向降准0.5個百分點,定向支持「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融資,措施預計釋放7000億元人民幣。
另外,最近媒體熱議的提高個稅起征點討論,反映了中國政府正在考慮給中產階層降低稅負,以提升他們的消費能力,符合刺激內需的方向。
暫時來看,如果不計貿易戰擴大到2000億新商品的因素,則短期的主要風險就是7月6日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由於500億美元的規模相比中國的經濟體量很小,所以我們不認為這個開打將帶給經濟多少實際衝擊,也就是說,實際的風險不大。
鑒於負面因素已基本浮現,中國政府又開始採取一些措施對沖對經濟的各種負面影響,中港股市可能震盪築底,持續下跌、走入熊市的機會不大。
但是,如果小概率事件發生,特朗普政府真的將貿易戰規模擴大,則中美貿易戰就有失控的危險,中美之間衝突有機會從貿易擴大到服務、投資和金融領域,情況難以預計。

27
六月
多一份警惕,少一份衝動
  今日港股盤面,受棚改消息及房市調控力度加大的影響,內房股繼續走弱,受人民幣匯率持續走低影響,中資航空股下跌,中資金融股走低,雖然油價漲帶動「三桶油」造好,油服股走高,但不敵下跌板塊,恆生指數以28356.26收盤,跌525.14點。截止今日,恆生指數在不足一個月的時間內,已下跌三千餘點,調整幅度較大,從技術上分析,港股應有條件反彈,但反彈空間不會太大,有分析師設定250天線(29333點)為阻力位。
 
  研判港股下一步走勢,需綜合考慮:
  •   中美貿易戰的走向;
  •   美元升值,人民幣眨值的幅度;
  •   資金從新興市場流出的速和量;
  •   中國貨幣政策的走向,房地產市場調控的力度;
  •   中國去槓桿、防範金融風險的力度;
  •   油價是否見頂,金價是否止跌;
  •   北上資金流入量的變化。
 
  綜合分析,眾多因素中,直接對全球股市產生重大影響的主因,是中美貿易戰的走向,從近期各種報道上看,愈演愈烈的可能性在增大。未來兩週,應該是股市的高風險期,不排除期間的波動,力度較小的反彈,但難言企穩向上。
  有分析師建議投資者,高度關注各種影響大勢的因素,前期漲幅較大的股票,應果斷獲利了結,達到了止損位的股票,應果斷斬倉止損,多一份警惕,少一份衝動,保持足量的現金,靜待不確定因素的明朗化,靜待大盤企穩,靜待抄底機會的出現。
21
六月
貿易戰將打美聯儲偏鷹 中港股市前路曲折

我們過去一直對中港股市的後市持謹慎樂觀的態度,在中美政府均宣佈將從7月6日對對方340億美元產品加征25%關稅和美聯儲6月議息會議結果偏鷹的新形勢下,我們對後市的展望較前負面,傾向於認為中港股市前路曲折,升勢未必很快可以出現。
從樂觀的角度看,如果中美貿易戰能夠在今年4季度或之前結束的話,中港股市仍有可能在年內再走出一波升勢;從悲觀的角度看,如果中美貿易戰走向長期化和擴大化的方向,則中港股市有可能持續受到壓力。
目前對中港股市影響最大的風險因素首推中美貿易戰。大致而言,我們認為美國對於中美貿易戰可能有三個不同層次的考慮並存在三種相應的博弈邏輯:
首先是利益層面,這個層面美國的目標是爭取獲得最大商業利益。為達至這個目標,美國最合理的博弈邏輯是儘量採用極限施壓的策略,獅子開大口逼中國退讓,一直要逼中國退到無可再退的底線,然後在貿易戰開打前和中國達成和解協議,為美國短期爭取到最大的商業利益。
這個策略執行時需要注意在貿易戰開打前達成協議,因為貿易戰一旦開打,以前談判得到的成果就會作廢,類似現在美國宣佈要加稅中國反擊說所有以前達成的經貿成果都將作廢的樣子,而貿易戰一旦開打,中國由於是被侵害一方,基本沒有妥協的可能,只能選擇打到底;所以唯一有可能的是美國出於種種考慮想要停戰,而美國一旦再提出停戰請求,過去談判時的主動地位就將失去,基本不再可能爭取到有利條件,對美國謀取商業利益不利。
由於特朗普的商人出身,我們過去傾向於用這個利益邏輯判斷中美貿易戰的發展前景。基於只有不打貿易戰美國才有可能取得最大商業利益的邏輯推演,我們過去一直傾向認為特朗普政府不會選擇真打中美貿易戰。但現在很明顯,這個邏輯已經無法解釋美國宣佈要打貿易戰的行為,所以特朗普政府遵循的可能是其他邏輯。

 

 

第二個層面是政治層面或者說選舉層面,這個層面特朗普政府追求的目標是選舉勝利,起碼是共和黨中期選舉的勝利,由於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大量來自美國傳統工業區俗稱「鐵銹地帶」的藍領工人和農民,他們的訴求傾向於貿易保護和拿回流失出去的職位,為了回饋他們並繼續得到他們的支持,特朗普政府需要按照他們的意願和看起來為了他們的利益與全世界都打貿易戰。
這個策略執行的目的就是要讓這些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看到,特朗普政府為了他們的利益不惜得罪全世界,以贏得他們的繼續支持。也就是說,特朗普政府不過是在按照其核心支持者的意願在行事,如果其核心支持者的意願改變,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就可能相應改變。
那麼這些「鐵銹地帶」的藍領工人和農民在什麼情況會願意做出改變呢?由於這些人對國際經濟理解不深,可能未必意識到採用貿易保護措施最後會傷及他們自身,也許在他國(例如中國)採取對等報復措施令他們利益受損時,他們才有可能願意改弦更張、停止美國這種損人不利己的霸道行徑。
所以如果特朗普政府跟隨的是這個選舉邏輯,那麼當貿易戰經過幾個月的實施,也許在第四季度的某個時間或之前,其核心支持者會因利益持續受損而改變支持美國貿易保護的意願,會願意停止與中國或其他國家的貿易戰。
第三個層面是戰略層面,這個層面的目標是擊敗或者壓制戰略對手。如果中美貿易戰是美國試圖壓制中國的戰略一部分的話,那麼中美貿易戰將很可能走向長期化和複雜化。因為與這個戰略目標相對應的博弈邏輯將不再注重短期的利益和得失,而會注重長期戰略利益。只要採取的措施對壓制中國的長期目標有利,美國哪怕短期吃些虧也在所不惜。

 

 

對中國而言,如果特朗普政府跟隨這個邏輯行事的話,中美關係將會很麻煩。中美之間將會有更多和更長期的衝突,美國也可能幹更多損人不利己的事。而且衝突的範圍也可能會逐漸擴大,從政治、經濟到軍事,各方面的衝突都可能隨時發生。
對中港股市而言,這個博弈邏輯意味著中美貿易戰將成為一個長期的動態過程,情況可能時好時壞,但風險很難徹底消除,而且雙方博弈在某些時點甚至會加劇。也就是說,中港股市將在一個較長的時間裏,持續面對貿易戰這個風險因素,並持續承受博弈引發的各種壓力。

 

 

由於戰略層面的博弈邏輯需要不計較短期利益的戰略思維,與特朗普政府表現出的重視短期利益的特點不相符合,比如特朗普退出TPP就不符合美國的長期戰略利益。因此我們目前傾向於認為特朗普政府跟隨選舉邏輯的機會較高,而且因為美國國內有強大的反特朗普力量,逼著特朗普必須重視選舉、重視其核心支持者的訴求,否則就容易選舉失敗、面臨執政危機。
總而言之,不論特朗普跟隨哪種邏輯,未來一段時間中港股市面臨中美貿易戰的較大壓力已成定局,從目前情況看,美國針對的主要是中國出口的機電等科技含量較高的產品,有意避開了民生消費品,所以對美出口較多機電產品的公司可能受到打擊;而中國打擊的對象主要是美國的大豆、汽車等,美國的相關產業和中國從事該類產品進口的公司也會受到打擊。
貿易戰基本確定開打的負面因素加上美聯儲議息會議偏向鷹派的取態,都對中港股市的中短期發展不利。雖然第一階段的貿易戰由於規模相對中美的進出口總額和經濟體量來說不大,對相關企業的實際衝擊未必很大,但在心理層面的影響卻難以預測。
從某種程度上講,中美貿易戰雙方能否打得下去主要取決於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在利益受損情況下的堅持意願;另一方面則是中國經濟在貿易戰和美聯儲加息的因素衝擊下能否保持穩定,如果貿易戰的衝擊從個別企業和產業大規模擴散到房地產和金融系統,造成房地產泡沫破裂和系統性金融風險,則對中國的堅持會造成不利影響。所以保持中國經濟大致穩定,切斷企業和產業風險從局部向全局的傳染管道,對堅持打中美貿易戰直到美國放棄其霸道行徑,至關重要。
從好的一面看,中港股市整體來說有估值較低的優勢,加上今年開始調整以來,股市一直在較低位置運行,泡沫成分不重。雖然貿易戰和美聯儲加息取態偏鷹對市場帶來一些壓力,但只要中國經濟能夠保持穩定,後市仍可能以大型震盪市發展的機會較高。

20
六月
反彈之後的走勢

  港股在昨天深跌之後,今天如期反彈,港股今後走勢如何?筆者在大量的分析研究報告中,選取兩個對立的有代表性的觀點供大家參考。
  一種觀點認為,中美貿易爭端終會達成共識,並會較美國中期選舉前更早完成,加上企業盈利增長仍強,對估值有支持,恆指3個月目標為33,000點,12個月可見34,000點。
  另一種觀點認為,中美貿易爭端短時無法終結,何時終結無法預測,愈演愈熱的可能性較大;與此同時,美國加息之後,美元上漲令股市承壓,資金正加快從新興市場流走,且流走的量呈加大趨勢,因此,預期大盤反彈之後還有一波急跌,一旦跌穿28,100點就可確定恆生指數牛市的終結。
  筆者認為,投資者不管持何種觀點,面對的一個基本事實是,股市面臨的不確定因素正在增多,這意味著投資風險加大。建議看好後市的投資者,選股上要多一份謹慎,搶反彈時不僅要看超跌幅度,更要看公司盈利的增長及增長的可持續,以及股價上漲有無催化劑;建議看淡後市的投資者,在減輕倉位的同時,配置防禦性的股票,諸如醫藥、公共事業等個股。

14
六月
歐美矛盾上升 中美矛盾下降

6月8日召開的G7會議,最近又成了新聞。新聞的熱點不是G7會議有多少重大意義或是可能取得多少成果,坦白講,隨著歐美經濟的低速增長,G7在全球事務中的話語權實際上處於下降階段,單憑G7在全球政治和經濟上的影響力,G7會議現在已不大容易成為全球關注的熱點大事。但是,當惹火總統特朗普出現,情況就有了明顯不同。
由於特朗普總統之前突然調轉槍口,向一直圍觀中美貿易戰的盟友小夥伴扣動了貿易戰的扳機,打得一眾小夥伴暈頭轉向,特別是用國家安全的理由加征關稅,更讓小夥伴們想不通,譬如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就很批美國此舉是對一戰以來就與美國戰友一起奮鬥犧牲的加拿大老兵的「侮辱」,而法國總統馬克龍則乾脆與特朗普打起了推特大戰,明確表示不介意G7變成G6+1,聲稱要孤立美國;而向來輸人不輸陣,從不在嘴上吃虧的特朗普總統哪裡能忍受馬克龍的冷嘲熱諷,立馬在推特上回擊歐盟通過徵收巨額關稅,導致對美有1510億美元的順差,而加拿大則影響了美國農民的生計等等。結果,G7會議還沒開,成員們已打做一團。

 

 

當然,所謂打做一團其實也不準確,準確來說是在G7會議上,特朗普總統憑一己之力硬抗德國、法國、加拿大、英國等幾個國家領導人的圍攻,日本首相安倍則在一旁目無表情地打醬油,雖說特朗普總統一向戰鬥力超群,不懼單挑,但是畢竟對方人多勢眾,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特朗普總統於是就提前和G7會議說拜拜,溜之大吉、去準備6月12日開始的美朝特金會了。
不過,人雖然走了,戰鬥卻仍在繼續,面對6月9日G7發佈的聯合公報,同意繼續打擊保護主義及撤銷貿易壁壘。特朗普總統再次出乎大家意料,使出了一招回馬槍,突然發推特狠批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不誠實及軟弱」,並宣佈收回對聯合公報的支持。於是,一眾小夥伴又開始頭暈聯合公報如何收場了。
相反在中美之間,情況卻似乎在向好的方向發展,6月7日美國商務部宣佈與中興通訊達成協議解除7年禁令,但對中興處以10億美元罰款並要求交出4億美元保證金給協力廠商做託管,以防中興再度違反協議。除此以外,中興還必須在30天內更換董事會和管理層,並允許美國選擇的合規小組入駐檢查,成本由中興承擔。

 

 

雖然這個協定內容對中興相當苛刻,但能夠達成協議,中興通訊最終能夠死裡逃生,卻說明中美貿易戰的風險在進一步下降。道理很簡單,如果中美之間要繼續打貿易戰的話,放生中興就沒有意義,美國也不會有這個意願;而如果中美不打貿易戰的話,不放生中興雙方恐怕就很難達成最終協定。所以,我們認為,放生中興是中美之間將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並停戰的一個重要信號。
事情看起來很奇怪,在常人看來本該大打出手的中美貿易戰似乎要停戰,而本該友好協商的美國與小夥伴之間的貿易摩擦卻越來越像要真打,這個世界亂套了,難道真像傳說中說的:演員拿錯了對方的劇本?
演員當然不會拿錯對方的劇本,但歐美和中美之間矛盾的變化卻又並不是無跡可尋、憑空出現的。簡單來說,歐美之間相同或類似的地方是社會制度、經濟運行方式和價值觀,矛盾較大的地方是經濟上存在直接競爭,大家的經濟結構比較接近,都擅長高技術裝備、服務業一類的東西,譬如說德國的汽車就令美國汽車業壓力很大,歐洲的空客就和波音飛機直接競爭,特朗普想保護的鋼鐵也主要是從盟友進口,加拿大也是美國農業的直接競爭對手等等;相反中美之間差異較大的是社會制度、經濟運行方式和價值觀,但在經濟上卻又存在廣泛的互補現象。譬如說中國是美國農業產品的最大市場,也是美國飛機和汽車的大市場。中國出口美國的東西主要是美國不生產的東西,日用品從中國的大量進口有助於改善美國基層人民的生活、降低通脹,而機電類產品的對美出口,例如蘋果手機,也大量是購買美國的核心零件和技術,中國所做的主要工作是組裝、這類美國已基本淘汰的工作。
在過去美國經濟強盛、社會富裕的時候,相對比較重視社會制度、價值觀一類的東西,不重視經濟上的競爭,對盟友讓利或援助的事情也是經常發生的。這種時候,美國常常要團結盟友共同打擊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方面的對手,對盟友經濟上占點便宜也常常無所謂;但現在美國自己感覺窮了、基層利益受損了,憤怒的美國藍領們選出了他們心目中的代表特朗普總統,希望特朗普保護他們的利益。所以,美國開始變得對利益受損不能容忍,反而對意識形態、價值觀一類東西的關注大不如前。
在這種以利益為先的新邏輯下,歐美由於經濟利益上的直接競爭較多,其建立在意識形態、價值觀上的盟友關係出現裂痕就變得毫不奇怪;而中美之間由於存在較大的利益互補空間,出現一定程度的妥協也就成為必然。所以,未來國際局勢的發展,很可能會往歐美利益之爭進一步加劇的方向演進,G7會議上的爭吵,不過是未來更大的歐美矛盾的序幕,下一步,特朗普總統很可能要給汽車進口加稅,直接打擊德國和歐洲的高檔汽車,以保護美國的汽車產業。

 

 

如果全球局勢真的向歐美矛盾加深的方向演變,將迫使歐盟更多地加深與中國的經濟交往,以減輕其經濟上面對的美國壓力;而中美之間的矛盾也會有所緩和(美國也要避免和全世界主要經濟體同時開戰的不利局面),對中國經濟有利。
6月12日這周有兩件大事,美朝領袖峰會以及美聯儲議息,第一件事看起來有好結果將是大概率事件,美朝很可能會簽訂“終戰宣言”或達成類似的成果,宣佈朝鮮半島結束戰爭狀態;第二件事尚有一些不確定性,雖然本次加息會議美聯儲再次加息已基本成為定局,但對未來的加息路徑走向卻仍有些不同意見,有些意見認為美國經濟強勁、通貨升溫,美聯儲將會採取鷹派立場,加快加息步伐。但我們始終認為,美聯儲的鷹派立場與特朗普總統發展實業、刺激出口的立場存在矛盾,我們仍傾向於認為美聯儲有可能對後續加息採取鴿派立場,以避免損害特朗普總統刺激經濟的成果。
我們維持對港股後市謹慎樂觀的看法,傾向認為如果中美貿易戰停戰和美聯儲對後續加息採取鴿派立場這兩個條件達成,港股有望展開今年的主升浪。

1   2   3   4   5   6   7   8   9   10    >>